少女時代 ( 1967 - 1975 )

 

        鄧麗君第一次拍電影是在1969年,為慶祝鄧麗君唱片銷售創下佳績, 東家宇宙唱片公司為鄧麗君拍了一部慶功電影「謝謝總經理」,由鄧麗君擔任女主角,男主角為楊洋, 兩人合作愉快,鄧麗君在電影中演唱了多首歌曲。

        像其他的少女一樣,鄧麗君喜歡吃零食,而且不分甜酸苦辣均喜好,她說,吃零食就好像人生, 應該樣樣嘗試。

        1969年10月鄧麗君在高雄香檳廳登台,南部的歌迷似乎對鄧麗君特別關愛,每逢她在任何場地登台, 必然客滿,香檳廳平日生意清淡,鄧麗君來了,情況自又不同,所以許多歌廳或夜總會的老闆, 隨時都歡迎鄧麗君南下登台。

        談起在歌廳唱歌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鄧麗君想起剛入行的時候: 「當然已經有很多比我紅很多倍的大牌,如果那些歌廳的老闆請不夠大牌歌星,我就有機會唱, 要是他找夠了人,當然不要我啦,有一次一個老闆很客氣的和我說,你休息一下好了,有場的時候, 我們再通知妳,就是這樣,我明白怎麼回事,一陣委屈湧上來,在後台就哭了。

        鄧麗君可說愈來愈受矚目,1969年10月11日台灣史上第一齣連續劇「晶晶」在中視上演, 主題曲「晶晶」為鄧麗君所演唱,選擇鄧麗君演唱的原因是因為「晶晶」是描述一個孤女尋母的故事, 而鄧麗君年齡較輕,符合少女的條件,在灌錄「晶晶」時,鄧麗君一開始唱著唱著竟然笑了出來, 於是製作人將「晶晶」的故事告訴鄧麗君,鄧麗君聽了之後受到感動便進入狀況, 果然將「晶晶」唱得淒楚動人,而風靡全台灣。並獲邀主持「每日一星」節目,在節目中演唱, 非常成功,被譽為「天才女歌手」。

        雖然鄧麗君歌唱得不同凡響,她的兄弟們對鄧麗君唱歌有什麼看法呢?當時, 鄧麗君的小弟常取笑她:「妳唱的歌是世界上最難聽的!」惹得鄧麗君啼笑皆非,但是, 她依然非常喜愛這個「不是知音」的弟弟,而對於她的三位哥哥,她的批評是: 「沒有一個音樂細胞!」,因為他們這些大男生從來不去她歌廳捧她的場的緣故也。

        「我三個哥哥和一個弟弟都喜歡唱歌,但他們沒有一個唱得過我,所以他們就嫉妒了,」 鄧麗君這樣說。

        1970年初期的鄧麗君,喜歡梳當時最流行的少女阿哥哥頭,穿少女阿哥哥裝,仔細看鄧麗君, 她總是笑笑的,碰到人無論是認識或不認識,她總會點一下頭,笑一笑,而這種笑,並不作做, 她笑得坦然,大家也接受得舒服,年輕的鄧麗君也喜歡開玩笑,有一次中國電視公司「每日一星」 外景隊在台灣大學拍外景時,一群台大學生圍著鄧麗君,要求合影留念,在拍照完了後, 鄧麗君擺出一付老大姐的姿態問:「你們是什麼系的?」, 哪曉得這些學生早就知道鄧麗君又想捉弄人了,異口同聲的說:「我們是動物系的, 最喜歡研究像妳這樣的美麗動物。」這一句話嚇得鄧麗君一伸舌頭,掉頭就跑得遠遠的。

        鄧麗君之所以能脫穎而出,主要基於她的一舉一動,無不表現出青年人的朝氣, 且不只是外型上看起來是純美天真活潑的玉女,連她的談吐也那麼斯文雅淡,在群星中自創一格, 尤其是年輕的男女中學生,更為她著迷。鄧麗君走紅了之後,便很少出門逛街, 怕的是引起歌迷的注意,因此閒著的時候,她常幫媽媽做點家事,或是關在自己的小房間裡,看小說, 聽唱片。

        1971年2月到1972年的8月,鄧麗君都在東南亞巡迴演唱,包括香港,新加坡, 馬來西亞,泰國,越南等地。

       少女時期的鄧麗君,對瓊瑤和嚴沁的小說非常欣賞,尤其是瓊瑤的「窗外」及「庭院深深」 這兩部小說更令她著了迷。

        1973年1月18日鄧麗君率領「麗君綜合藝術團」作全台灣環島公演,因為天氣不佳導致觀眾大減, 這是鄧麗君演唱生涯中唯一的一次挫折,自此以後,鄧麗君的演唱從來沒有失敗過。

        眾所週知,鄧麗君能講的一口流俐的英文,其實她的英文底子,是這樣來的。1973年1月, 鄧麗君考取台北士林美國學校插班生,修讀英文,鄧麗君表示,那時候剛巧由南部演唱回家, 她家的隔壁住的是美國學校的教務長,告訴她美國學校正在收插班生,問她是否有意再求學? 於是經過考試,鄧麗君竟然被錄取了,成了美國學校的一位特別學生(可以不必參加點名〕, 鄧麗君非常滿意又高興她又做了學生,她說做學生是她嚮往已久的事,因為她離開學校已經有七年之久。

        鄧麗君一開始進入美國學校的時候穿得很漂亮,同學都竊竊私語,罵她有什麼了不起,做學生穿得那麼講究。 從此鄧麗君不敢再穿漂亮衣服 上學校去,她穿得土里土氣, 變成了全美國學校最土的一 位學生。

        鄧麗君說,這只是剛開始 的時候,沒多久大夥處熟了, 誰也不把我當歌星,我只是同 學中的一份子而已,我不願讓 同學們認為我很特別,我總是 故意使自己變得跟她們一樣。

        談起打扮化妝,鄧麗君講 了一個笑話,有一天和母親上 街,她走在前面,聽到旁邊有 人在叫「鄧麗君」,她轉身走 開,沒有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事後,鄧媽媽告訴她:「他們 剛剛在說鄧麗君本人怎麼那麼 醜呀?」 母親怪她上街 也不打扮一下,鄧麗君說: 「奇怪了,我醜不醜是自己的,何必為了別 人說聲漂亮而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這樣 累都累死了。

        在一篇報紙的訪問中,鄧麗君透露了 與父母間的互動,問及鄧媽媽如何教育鄧麗 君,成為一位乖巧的女孩兒?鄧媽媽說: 「也沒什麼,我只是教她自己辨認是非善 惡,從來不強迫她做她不願做的事。」鄧 麗君則說:「爸媽是大人,他們的看法當然 比我高明,而且傷腦筋的事都由爸媽作主, 我不就可以輕鬆多了嗎?」

        1975到1976年鄧麗君幾乎都在東南 亞演唱,所到之處無不轟動,風靡了所有群 眾,是什麼令鄧麗君有這樣強的吸引力?清 純的外型,嬌美的嗓子,優雅的台風,都會 是她魅力的來源,但更主要的,是因為聽眾可以在她的歌聲中捕捉到「美」,這種使人 恰情悅性的「美感」,正是很多時代曲最缺 乏的一種原意,因此,大家對鄧麗君都接受 了,並且感覺到,她是一位將時代歌曲美化 了的女歌手。

        每一首交到她手裡由她唱出的 歌曲,無論歌本身的水準是高是低,但她總 是那麼誠懇,那麼投入的去唱,無論是輕快 的歌或抒情的歌,都可以或深或淺地讓人感 受到愉快的美感,違種修養,就不是很多時 代歌星所能具有的。

 

Back <  >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