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演唱生涯 ( 1973 - 1990 )

 

1973年左右,台灣的歐陽菲 菲和香港的陳美齡在日本歌壇走紅, 並拿下唱片大賞, 於是日本寶麗多唱片公司對亞洲歌星 表現出興趣,派 出星探希望在香 港,物色到一位 較有青春氣息, 而略帶稚氣輪廓 的女歌星,但他 們找了三個月, 尋遍全港所有歌 廳,夜總會希望 找到一位清新的面孔,還是找不到符合條 件者。忽然有一天他們發現了,在東方歌 劇院堙A發現了一位唱歌的年輕少女,稚 氣未脫的臉型,眉宇間流露著青春氣息,這種縈繞在他們腦海中的偶像,忽然在眼 前出現了。禁不住驚喜,星探馬上把寶麗 多公司在香港的負責人鄭東漢找來,他也 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高興,急不及待的打聽 這位出色的少女歌星是誰?一問之下,這 位少女就是鄧麗君,於是寶麗多和鄧麗君 簽下了約,鄧麗君即將站在日本的舞台上。

1974年3月1日鄧麗君正式踏上日本,在機場舉行了一場歡迎會。鄧麗君在 日本推出的第一張唱片是「無論今宵或明 宵」,當時寶麗多公司有意將鄧麗君塑造 為陳美齡一樣的偶像派歌星,「無論今宵 或明宵」曲風活潑流暢,鄧麗君穿著超短 迷你裙配合著「偶像型」的手勢在台上演唱 著,然而這種矯揉造作的偶像派演唱風格 並不適合鄧麗君,這一張唱片在流行排行 榜上是七十五名,售出唱片七萬餘張,成 績並不理想。

剛到日本時,寶麗多公司招待鄧麗君 和鄧媽媽住大飯店,可惜飯店雖大,總覺 得不習慣,尤其是吃的問題,住不到一個 月,已經瘦了好幾磅。後來公司當局也發 現了這個大問題,見鄧麗君瘦了那麼多, 住不慣飯店,也吃不 慣日本菜,馬上替她 們租房子,房子是鄧 麗君和鄧媽媽自己找 的,公司說再貴也沒 關係,只要她們住得 舒服,最後,鄧麗君 在東京原宿找到了一 個地方,位於明治通 和表參道十字界路口 占美大廈四 樓後座。那 裡房租貴, 一個月差不 多五千港 幣,就這樣,鄧媽媽就可以每天燒幾樣鄧 麗君愛吃的小菜,飲食一正常,身體精神 也跟著好起來了,而且樓上住了山東籍的 華僑,鄧媽媽常常和他們一起去買菜,沒 事就上他們家聊天。1974年6月5日推出 第二張個人唱片「空港」,一堆出隨即進入 流行榜的第41名,而且節節上升,不到一 個月就擠入前15名內,在短短三星期內, 已經售出了二十萬張,總銷售量破七十萬 張以上。

在日本,鄧麗君一個星期裡有六天是 屬於公司,剩下一天才是自己的,每天的 時間填得滿滿,要上電視電台,還要到處 演唱和灌唱片。鄧麗君在日本的造型和以 往有些差別,除了她臉龐不變之外,她的 髮型,服裝都是經人悉心設計的,她的新 面貌是溫柔嫻淑,純潔高貴,更是清新活 潑的清純玉女形象。

1974年10月17日鄧麗君參加第七回 新宿音樂祭,於新宿厚生年金會館舉行, 由富士電視台舉辦,鄧麗君總計得到評審 的585票獲獲得「銀賞」,日本歌壇每年都 會定期舉辦各種「音樂祭」。

1974年11月19日鄧麗君以「空港」獲 得全日本第十六回唱片大賞「新人賞」,鄧 麗君和另外五個歌星自七百人中脫穎而 出,演唱「空港」時泣不成聲。

每年日本歌壇大概會出現一千位新 人,經過唱片大賞挑選出五,六位後,就 要靠自己的努力,通常過幾年以後,只有’ 一兩人會留在歌壇。在日本歌壇中的競爭 激烈由此可知。

鄧麗君存台灣時所唱的華語歌不少是 翻譯自日本歌曲的,所以旋律和風格方面 都可說相當熟悉,只是唱日本歌時,初期 舌頭一直轉不過來,而且發音也不夠準 確,這種情形一直過了半年才糾正及習慣 過來。

1975年年中,鄧麗君在日本剪了短 髮,剛到日本時,寶麗多公司希望她能夠 把頭髮留長,留的像陳美齡一樣,而且也 給她建議,希望她穿一些有袖子,有領子 的衣服。

結果呢,長頭髮留了一陣子,自己愈 看愈膩,偷偷去剪了下來,剪完頭髮上電 視,公司當局看到,發現樣子梃俏,也就 沒出聲,鄧麗君覺得,在日本唱歌以後, 對她的影響很大,在以前,唱歌對她來說 只有一個唱字,站在台上心裡還有幾分害 怕呢,感情和外型上都不敢太過份,但自 到過日本,才曉得「表演」是怎麼回事,她 學會了放開和盡情,對於她來說,正是跨 入另一個階段。

日本歌壇中有所謂的「五十圈」,也就 是日本全國每週之唱片銷量統計前五十 名,能進入50名內會被登載 在全國報紙與大雜誌上, 1976到1977年 間鄧麗君每張唱片在日本都進入了五十 圈,也是一個歌星是否受歡迎的指標。

除此之外,鄧麗君的美腿也很受歡 迎,鄧麗君剛到日本發展時,就有報紙雜 誌對鄧麗君的一雙修直美腿大書晴書,稱 為「腳線美」,穿上四吋的高跟鞋後,更是 顛倒眾生,但開始的時候,鄧麗君都是穿 著曳地的長裙演唱,很少讓人看見她的美 腿。

1976年,鄧麗君偶爾穿了一次中國式 旗袍上電視,兩側開著高叉,一截玉腿半 掩半露,結果意外獲得熱烈好評和極佳的 印象,她本來都不知道的,後來看到歌迷 來信,都要索取她穿旗袍的照片,更有歌 迷在信中,寫詩歌頌她的美腿,使鄧麗君 受寵若驚。「我從未想過,我的腿部具有 如此魅力。」鄧麗君說:“我在日本唱歌, 十分不利,因為和我差不多外型及歌路的 女歌星不少,故公司為我設計穿著旗袍的 形象而已。

從此她乾脆都以旗袍亮相。鄧 麗君說:「日本人讚美我的腿漂亮,我說 因為臉蛋不好看嘛,只好穿開高叉的旗袍 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啦。」

日本的鄧麗君歌迷年紀為十幾歲至四 十五歲之間,她走的是清純,抒情的路 線,在還不通日文時,她在唱歌及灌唱片 時,真是趣味良多,鄧麗君說:「我的注 音符號,國字,英文音像,羅馬拼昔全 部用上了,整個歌譜滿滿是註解,光是唸 都很吃力,還得配合音樂唱出來,況且歌 詞的內涵,感情都得瞭解,再揣摩出表 情,動作來,好辛苦!」幸好,日本流 行那種固定的打歌風氣,鄧麗君往往在 三、四個月間,都反覆 地唱同一首歌,即使往 不同的電視公司也是一 樣,所以在學歌方面並 不算太吃力,但馬不停 蹄地四處宣傳,演唱, 接受訪問,卻比在香港 和台灣時還累得多。 雖然如此,鄧麗君 說:“日本歌壇環境很健 全也很單純,歌星只要 專心一意把歌唱好,其它一概不必煩惱, 而且還可以經常看到國際知名藝人的歌舞 表演,以及日本全國性的職業與非職業的 歌唱競賽,作為自己學習改進的借鏡」。

直到1977年為止,鄧麗君一共在日本 出了八張大唱片,十二張小唱片,每張唱 片都能擠入前三十名流行排行,在日本歌 壇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在日本我平均一 個月作一次個人演唱會。」,鄧麗君說, 每一次個人演唱會長達一個小時四十五分 鐘,每次節目安排三十五首歌曲,包括中 英日三種歌曲,每排一次全新的節目,她 大概要花上三個月的時間來準備,光在最 後一個月背歌詞,就把她累壞了。而「何 日君再來」,「淚的小雨」,「高山青」是 鄧麗君在日本開個人演唱會或擔任特別來 賓時常唱的三首中國歌曲,因為往往她要 教在場的日本歌迷或合作一起登台的日本 歌手唱幾句中國歌,簡單的便易教易學, 著名的山口百惠、梓道代和男歌手澤田研 二等,都跟鄧麗君學中國歌。平時,鄧麗 君是忙得團團轉,甚少有空間的,但經常 在演唱時或出電視節目前碰在一起,鄧麗 君和一些日本歌手也變成熟稔的好朋友, 比如山口百惠和森進一,她口中的山口百 惠很嫵媚可愛,非常聰明,也最喜歡學中 國話,而森進一則是和她同公司的同事, 人很好。

日本觀眾的藝術道德也很高,所以往 往在她自己的個人演唱會結束時總會被觀 眾的熱烈掌聲所感動而泣。

一個月只有四天休假的鄧麗君,總是 在休假日睡到下午兩三點鐘,然後帶著媽 媽開著白色小金龜車去買東西或看電影。

1977年,鄧麗君在日本的人氣仍然不 衰,四月發行的新碟「故鄉往何處」排入流 行榜四十四位,以經常表演和「社會知名 度」來說,她列入全國「藝能人」包括影視 歌三界的前一百名之內,唱片常保持在30 萬張以上,這都表示鄧麗君的不墜。

在日本有許多追鄧麗君追到發痴的日 本歌迷,鄧麗君說有時真的被他們感動, 好像有幾個「永遠坐頭排聽家」,凡是鄧麗 君的演唱會,總在她面前出現,必定買了 第一排的位子,痴痴地望著鄧麗君,無論 風吹雨打,定時出現。

「他們大概由廿歲到卅來歲,大部份是 男士,最初他們是各不相干的分別坐在頭 排各人位子上的,後來見到有幾個竟坐在 一起談話了,顯然他們也互相認識上 啦。」,鄧麗君說:「對於他們這樣擁戴我 只是感動,並不是說會真的動了感情,他 們亦沒有辦法和我認識來往,我也不知道 他們這樣著迷是痛苦還是快樂,只好每在 演唱時,和他們目光接觸時,便結他們微 笑的點頭招呼,也算是我的報答了吧?」 鄧麗君見到他們便覺得很親切,因為每次 開小演唱會,閉著眼睛也知道,前排一定 是這幾個忠實歌迷了。

鄧麗君又透露,其中有一兩個「有辦 法」的男歌迷,是經輾轉由公司介紹給她認 識的,由於鄧麗君沒有考慮要和日本男士交 往,所以堅決保持距離,交情就非常淡,但 其中有一位卻是只要能為鄧麗君母女服務就 心中快樂,也不管鄧麗君的反應如何了,此 人是在一家航空公司做高級職員的,常義務 為鄧麗君攜帶衣服,此人經常在鄧麗君演唱 會中的前排出現,也常送她小禮物,他每日 都先知道台灣的大新聞和溫度,天氣凍,於 是每天必有一通電話打到鄧麗君在原宿的家 裡,報告台灣當日新聞和台北天氣,鄧麗君 便把他稱作「鄉情大使」,他也認識渡邊公 司一些經理級人員,於是鄧麗君就和他做了 朋友,但正式介紹那天,他連老婆孩子也帶 了來一起進晚餐,這時她才知道,他是一等 一最標準的鄧麗君歌迷,單純的只眷戀她的 歌聲,絕對無任何其他目的,而且在他的影 響下,全家都變成鄧麗君的歌迷。

熱情的日本歌迷最喜歡送禮物給鄧麗 君,往往一場演唱會下來,就帶會十幾二十 把的玫瑰鮮花,她捨不得丟,都轉送給鄰 居。或將娃娃,熊貓等小禮物裝箱以海運寄 回來,給哥哥的三個小孩當玩具,鄧麗君住 在東京澀谷明治神宮前六下目,那是一處頗 為幽靜的高級住宅區,兩旁有露天咖啡座, 在東京有「日本香榭麗舍」之稱,附近地區 又名「小巴黎」,旁邊就是高級服裝商店 區,她有空時,除了陪鄧媽媽逛街,上百貨 公司購物外,便躲往家裡,看書練歌,生活 恬靜而有規律。飲食方面,鄧麗君最愛吃日 本的生魚片,尤其是愛吃夾生魚的壽司。

1977年6月鄧麗君接受訪問,談及她 的唱腔,鄧麗君表示,去了日本之後,她在 音色上面稍有改變,以前她的音調比較高, 帶有童音,但現今則較 低且自然,這可能是磨 練多了,使音色更趨沉 穩,鄧麗君在日本每次公開演唱 時,一定有一首是中文歌,原來 這是渡邊公司和她簽約的合約中 所規定,她也十分樂意塑造目己 一個標準中國女歌星的形象,因 此不惜在服裝上花下重資,特地 由台灣訂製中國長旗袍作為演唱 服裝,這樣站出來便給人一個真 真正正如假包換中國女孩子的感 覺。

日本電視台的歌唱節目,和 台灣有些什麼不同?鄧麗君說: 「日本電視的歌唱節目很少錄影, 大多是現場播出,所以他們一分 一秒都計算得十分精確,所以絕 不能遲到,更不能拖延,所以上 他們的節目都好緊張。

鄧麗君說: 「雖然這樣,最重要 的是報酬高和競爭 性強,相信世界上 再沒有一個地方歌 唱者有如此熱烈和 尖銳競爭了,要競 爭向上,要保持成 就,便要不斷努力 提高,自這激勵不 墜的機會,亦是我 沒有放棄還留在此 的原因。」

 

Back <  >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