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新聞界的一些看法與思考

阮次山

信報月刊 97/08

 

香港回歸前後,最為各界人士矚目的問題之一是:香港的新聞自由,在71日之後是否能延續?

在西方人士的眼光中,香港是全球新聞自由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一旦香港全權回歸中國,香港的新聞自由範圍必然縮小,至少,照目前中國當局的概念,香港不能容許鼓吹台灣獨立或顛覆國家的言論。因此,在西方普遍質疑回歸之後,香港是否依然享有新聞自由聲中,香港的新聞工作者,尤其是香港記者協會,也曾不斷對今後的(自由空間)感到憂慮。

但問題是,從630日到73日這幾天香港各大報的報道及編排表現中,使筆者不禁覺得:香港新聞業者也許必須從另類角度,去思考今後香港新聞自由的問題。

回歸報道見端倪

香港回歸中國,對六百多萬港人來說,當然是歷史大事,不但因為香港在一夕之間易幟,而且因為香港面臨了一個有疑懼、有風險,也可能出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令人驚喜的未來。

然而,翻閱這幾天的香港報紙,其專業表現,卻讓筆者失望。譬如:

在各大報71日的頭版頭題新聞標題中,沒有一家走出「香港回歸中國」,「香港展開新時代」這類字句的框框,幾乎所有的報紙都是這麼千篇一律,大同小異的標題。然而同一天,同樣的事件,許多著名的外國大報、卻有精采的標題,譬如,《倫敦時報》站在英國人的立場,在頭版以大字標題說:「向香港最後道別」("Last Farewell to Hong Kong");美國《波士頓環球報》的頭版頭題是:「一個帝國的結束,一個巨人的擴張」(“An Empire endsA Giant Expands”)。令人驚訝的是,美國各大報幾乎都以別出心裁的跨頁標題報道這則大新聞,而且幾乎無一雷同;反觀香港各大報的標題則遣詞用字都大同小異,毫無創意,也不用心。

他山之石可攻錯

通常碰到「大事」,各報的「綜合報道」必須由專人綜合記者報道及外電,改寫成「總報道」。但是在71日及回歸前一天,香港各報的作法卻是:以「會場」新聞作為新聞重要性的標準。於是,採訪回歸現場的新聞列為頭版頭條,特首就職典禮有的合在回歸新聞內,成為二條新聞,而彭定康離開總督府的描述則當成三條或內頁新聞處理。換言之,沒有一家報紙對當天的活動綜合改寫為一個總報道。不止如此,在所有各報的頭條新聞寫作中,也沒有一家能以「筆中含情的文字,描繪這宗歷史交替經過。譬如,有一家大報的頭條新聞這麼寫:「旗落,旗升。中英雙方最高代表先後致詞,最後互相握手: 香港主權移交典禮,經過近九年外交上的風風雨雨,本著中英雙方先前的協議,以簡單而隆重的儀式順利完成。這種在筆者看來半通不通,硬拼湊成章的句子,作為一個歷史報道的導言,真有點令人啼笑皆非。

我們且看《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導言: 「在午夜過後第一刻,在一項分秒不差和軍樂演奏儀式中,中國在71日恢復行 使香港主權,結束了英國一百五十六年的殖民統治。

《洛杉磯時報》的這則新聞導言是「在一項宣示民族主義勝利的儀式中,中國今天從沒落的大英帝國手中收回香港,在這個亞洲最繁榮的土地上升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結束子一百五十六年的殖民統治。"

千篇一律欠特色

不止如此,幾乎所有香港大報的報道中,對於儀式現場的氣氛也都缺乏感人的描述:對於在場人物的表情,一舉一動,也沒有仔細觀察。譬如,特區成立典禮結束後,江澤民、李鵬都站起來,回頭向坐在第二排中央的鄧小平遺孀卓琳致意。這個小動作雖然只是一剎那,卻具特殊意義。然而非但香港各報未予報道,連負責轉播的電視,也未把鏡頭對準這幕過程。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