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治地理學角度看香港回歸

 

周全浩 ﹝香港浸會大學地理學系高級講師﹞

信報  1997/09/01

Home


政治地理是地理學內的一個分科,專門研究一個地方的政治與地理的關係;該科的研究領域非常廣闊,因為這裡所指的地方可以包括一個城市、一個縣、一個國家或一個區域,而政治亦涵蓋很多層面,內政及外交皆包括在內。地理的範疇更為遼闊,一個地方的位置、面積、自然環境及人文經濟狀況皆為研究的範疇。本港的大學中,中文大學的地理系沒有開設該科,港大地理系年前由梁志強教授講授該科,自梁的離職後,似乎再無開班;而浸大的地理系自創系以來,一直由筆者教授政治地理。

個人講授政治地理,是以宏觀的角度出發,有些學者稱之為世界政治地理,以別於一個國家或一個專題的政治地理。宏觀的政治地理涉及很多歷史及國際關係的知識。其中一個題目個人素感興趣的是第二次世界後,各殖民地獨立的歷史及其後面對的問題。要了解當今的國際局勢,以及今日的世界地圖是如何演化出來的,必須追溯到上述的政治運動。

香港不可能獨立

香港剛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今試以政治地理的角度作一個剖析。首先,可以開宗明義指出,若然香港不是與中國大陸接壤,而是太平洋的一個島國,香港可能在六十年代已經脫離英國的管治而獨立;蓋由第二次大戰結束後,殖民地的獨立運動風起雲湧,在亞洲,菲律賓於大戰結束後,旋即獨立,為最早獨立的一個國家;馬來亞及新加坡算是較遲獨立,亦在一九六三年組成馬來西亞而正式獨立。

由於香港與中國接壤,一方面中國不承認清朝所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一直沒有放棄有朝一日收回香港的意圖;另一方面,中港實力懸殊,倘若中國不同意香港獨立,香港是不可能獨立的。中港接壤此一事實,令中國不可能容忍香港獨立,因為一個獨立的香港可能對中國的國防及內政方面,造成困擾;另一方面,中港接壤令香港無險可守,沒有像台灣海峽對台灣所提供的屏障作用,怎能獨立?

西方國家不會淡出香港

其次,在八十年代初期,中英展開有關香港前途的談判,中國打從一開始即堅持要在一九九七年收回香港的主權,但鄧小平指示以「一國兩制﹂的模式,保持香港的繁榮。其實此一構想,與鄧公的「白貓黑貓」論,同一機杼,都是實用主義的反照:中國要找尋一個模式解決香港的問題,一方面要繼續領土完整的大原則,即必需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另一方面,又要定住大局,維繫港人的信心,於是有「港人治港」、「一國兩制」的構思。鄧公此種照顧現實及包容的態度,是中國政治助一大進步,教條主義及僵化的思想,曾令中國吃過不少苦頭。

中英於一九八四年簽署《聯合聲明》,到九七年七月一日政權才正式移交,中間有十三年的過渡期,在世界上的殖民地結束史上,這是極為罕見的。不少宗主國撤出殖民地,都是倉皇撤走,由獨立運動開始至撤出,往往只是數年間的事,一切準備皆甚倉卒,因而獨立後問題叢生,形成很多新獨立的國家,先天不足,後天失調,大大阻礙其建國的活動。

中國承諾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作為一種將香港融入母體的過渡安排,英國簽署《聯合聲明》,其設想是要在撤出後,將香港轉化成一個國際租界,因而英國一再反對,解放軍進駐香港。前港督彭定康在今年六月三十日臨撤走之前,仍然公開聲稱,解放軍公開進城,會影響港人的信心。

中國的政治、經濟及社會制度不在香港行使,中國的法律亦不行使;中國不派任何官員來港,香港今日的情形是否有點似舊上海的租界?以英國及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設想為,利用香港作為經濟上及政治上打入中國的橋頭堡,一方面有利西方公司在中國擴展,另一方面向中國輸出它們的政治理想,試圖影響中國的發展。

英國已經表明,九七之後會繼續監察香港的發展,聯合聯絡小組會工作至二○○○年,香港有數百萬人領取英國國民(海外)護照,雖然為旅遊證件,但英國亦可藉此而監察特區的發展;美國已宣稱,今後每年會向國會提交有關香港的人權報告。凡此種種都顯示出,西方國家在九七年不會淡出香港。

上述中國及英國對香港前途看淡的分歧,暫時仍然沒有大問題,將來發展下去,恐怕會引起衝突,尤其是一些港人誤以為「一國兩制」乃是「獨立」的代名詞,若然將理念付諸行動,難免會引起中國的反應,對香港不利。

國際上所簽署的很多協議,都是雙方面各有盤算,有不同理解的,中英有關香港的《聯合聲明》亦是一樣,且看將來如何演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