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來第三次思想解放運動

HOME

蘇紹智

【寄自普林斯頓】

信報 19970901

中共今秋大事不少,大陸傳媒甚是忙碌,七月鋪天蓋地慶回歸,進入八月,就忙著為十五大造勢了。普遍的是宣傳江澤民的「五二九」黨校講話,又密集地宣傳江將在十五大上主導推行國有企業的股份制改革;目的都在於替江塑造一個開明和開放的形象,以期鞏固其核心地位。最近又有一輪新的提法,叫做「第三次思想解放運動」。那出現於《中國經濟時報》對中宣部理論局副局長李君如的訪談錄。李認為江澤民的「五二九」講話為第三次思想解放運動帶來了歷史性契機。江澤民儼然被奉為第三次思想解放運動的旗手了。

慢說李君如所提「五二九」講話是「第三次思想解放」的契機不確切,該訪談錄稱鄧小平南巡講話是「第二次思想解放」也是不確切的。當然,十九年前的真理標準討論以及接下來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可以說是一次思想解放運動。因為它打破了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破除迷信,沖開禁區,倡導了改革開放。但那次思想解放運動也是不全面的。鄧小平只打破了毛澤東的經濟上的禁錮,推動市場經濟;卻承襲了毛澤東的政治上的禁錮,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鄧只打破了毛的桎梏的一半。鄧九二年南巡,壓住姓「社」姓「資」之爭論,重提改革開放,當時實際上是對江李聯手搞治理整頓、搞反和平演變等左轉倒退措施的反彈。及至在十四大上終於使市場經濟合法化,說到底也不過是鄧打破毛在經濟上的禁錮改進一步深入而已,談不上「第二次思想解放」。今後只有打破毛澤東在政治上的禁錮,亦即打破毛的另一半桎梏,才堪稱思想解放運動。


【江澤民本人思想並未解放】

至於江澤民的「五二九」講話,儘管被宣傳得天花亂墮,但就公開報道的部分來看,並無新思維、新見解,不過重提趙紫陽於十年前倡導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並聲言「經濟體制改革要有新的突破,政治體制改革要繼續推進」而已。在經濟體制改革方面,江的講話仍強調以公有制為主體、國有經濟是國民經濟的支柱;關於政治體制改革則通篇只此一句,別無任何詮釋與方案。由此可見,江至多只是繼承了鄧之打破毛在經濟方面的一半,而在政治方面的另一半則仍一如鄧之未脫毛的窠臼。這說明江本人的思想並未解放,徘徊八年之久,這篇「五二九」講話才走到趙紫陽十年前已經到達的地方,如何能夠推動思想解放運動呢?即以當前大陸的經濟而論,在繁榮發展的背後矛盾重重。諸如貪污腐敗、下崗失業、貧富懸殊、兩極分化,都是制度性的問題,以致工人農民頻頻走上街頭,表達不滿;甚至在若干城市出現傳單,要求嚴懲中國第一金權家族---鄧家子女。而國有企業則已成了當前經濟改革的瓶頸,不改不行了。


【推行股份制是「逼上梁山」】

大陸國企目前的主要問題是虧損有增無減,負債率奇高,償債力奇低。中共官方的《中國證券報》今年三月二十八日報道:目前有百分之四十五的國有企業營運虧損,四分之一以上的企業實際上已經破產,即債務超過資產。「故再不改革,國有企業的資產將流失殆盡」。據一九九六年的統計,國企的流動資金有百分之九十八要仰賴貸款。國企一直靠國家輸血維持,即靠財政撥款和國家銀行貸款度日。以致國企虧損成為國家預算赤字的首要原因,再不改革,可能導致財政危機。而國企資不抵債,亦可能導致銀行倒賬,出現金融危機。所以,當今之計,除了關鍵性企業如鐵路、郵政、公共交通等仍按世界通例由國家經營外,以股份制形式出現的私有化,實在是大陸國企改革的唯一出路。可以說,股份化乃是當前不得不實行的改革措施,是形勢把江澤民「逼上梁山」,並不反映江的思想解放。儘管他走這一步比不定這一步於國於民較為有利。而且,真正的經濟改革,即完全的市場化,如果沒有政治體制改革與之相輔而行,也是達不到的。這位早已被鄧小平的﹁打破毛的一半﹂的十餘年實踐所檢驗證實了。本文上述的眾多矛盾如嚴重的貪和腐化、嚴重的兩極分化即由此而起。其結果便是產生人民深惡痛絕的金權家族和族閥資本主義。據一九九五年的評估,當時鄧家的財產已達五億美元之巨。


【須先打破鄧未能破的桎梏】

李君如有些提法是很對的。的確,「中國改革開放中顯露出來的問題和矛盾如果不作理論上、實踐上的突破,就可能倒退」。但解決之道應該從根本上重新評估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以及社會主義。不能再被三、四十年代的馬列主義教條所束縛。如果仍從這一蠶殼中尋找依據與解釋,不但改革不能有突破性的進展,連在極左派進攻面前的招架之功都是蒼白無力的。

在中國,確實十分需要思想解放運動。有志之士也各以自己的力量在呼喚並推動這樣的運動。八月六日,北大教授商德文寫信給江澤民呼籲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他近日說將再度上書二論政治體制改革,便屬這類努力。但江澤民的「五二九」講話實在算不得思想解放運動的契機。一些理論官員把它吹捧到不適當的高度,還說要「將理論權威和組織權威、政治權威相結合,作出一個權威的結論,供大家學習」,豈不有失理論工作者的良知良識麼?江澤民如果真想當「思想解放運動」的推動者,就應當去打破鄧小平未能打破的毛澤東的另一半桎梏。那將受到人民的歡迎與響應。僅僅高舉鄧小平的旗幟是不夠的。倘若永遠以鄧小平思想為「座標」,鄧規江隨,不可能造就「思想解放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