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律觀點看十五大

梁福轔

信報  1997/09/22


中國共產黨五年一次的大會是把未來五年的治國班底重組。中國仍然是一黨專政,與西方的民主制度中兩黨或多黨派競爭權力大異其趣。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也可說是一黨獨大,反對黨只是零星的可以不理會的聲音。

從法律觀點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如中共中央政治局)是與國家領導階層的對等,政治局委員出掌總理等要職,習慣三權分立和兩黨對立的國會式民主的國度(如英美)評論員,對中國共產黨在權力制衡上的運作是不表稱許或欣賞的。

譬如在十五大中呼籲打擊貪污腐敗行徑,是中國共產黨「清理治國不良分子」。但既然是黨內分子貪污,開除黨籍是否有足夠的阻赫作用?如果黨籍是一種特權象徵,是否黨高於國,黨大於國?

以中國黨政軍權集於一身的政治意識形態來看,似乎又脫離了集體領導的模式,中共中央政治局代表了權力中心的成員。從黨國分家的觀點看,中共舉行大會不應該動用國家資源和國家媒介。中國共產黨應該支付租用國家開會場地及承擔一切開會費用。

中國向外界宣傳黨低於國,黨員要遵守國家法律,很難想像香港任何一個政黨可以租用政府大球場開年會而費用是由政府承擔。

在中國大陸的思維,共產黨開會討論國家大事是理所當然,但是為何要一些非黨員的國民承擔費用?

如果中國認真表示黨國不是同體,首先應該在財務分家,十五大動用的費用應由共產黨支付給國家。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