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義利率續走下坡 國際炒家去而復來

林行止專欄

信報 981229

香港經濟和股市,九八年可說充滿驚濤駭浪。三月公布財政預算案時,政府預測今年的國民生產毛值(GDP)為百分之五,香港經濟好像打了防疫針,亞洲金融危機不侵;其後經濟線上敗績頻傳、兵敗如山倒,財政司司長才老大不願意地於九月將之修訂為負百分之二,可是,當第三季GDP出現破紀錄性的負百分之七時,當局不得不進一步把今年GDP向下調整至負百分之五點三。今年第一季GDP負百分之二點七、第二季負百分之五點二、第三季負百分之七,政府預估全年負百分之五點三,等於預定第四季為負百分之五;這和民間經濟學家(非受僱於政府部門)的預測差不多。

經濟負增長、上市公司盈利大倒退,反映在股市上是指數從三月二十五日的一萬一千八百餘點(市盈率十三點六倍),直挫至八月十三日的六千六百六十多點(市盈率七點四二倍),高低指數跌幅達百分之四十三點五;非常明顯,港股大跌的其中一項主要因素,是七八月間外國機構投資者紛紛發表撒出香港的評論,特別是追隨者甚眾的摩根士丹利添惠首席投資策略家首倡這種看法,極可能引致跟風者拋售;不過,外資(熱錢)流出香港股市,新投資者則大手購進,這位新投資者便是香港政府,其投入的資金約為一千一百億港元,持有約等於百分之十五的琤肏數成分股;政府親自操刀入市,世所罕見,如此巨額資金流入股市,指數遂強力反彈,以昨天收市一萬零一百七十點計,和年初比較,全年跌幅只有百分之四 - 在經濟萎縮百分之五的情形下,這麼小的跌幅,只有香港才辦得到!

港股跌幅在政府的「扶持」下雖微不足道,但那些沒有政府干預的股市特別是美股則大升,其他諸如德國、法國、瑞士、荷蘭、意大利和比利時等,俱有相當可觀的升幅,比較之下,香港股市總市值,從去年十月世界排名第九位跌至今年十月的第十一位(在世界十五大股市中,台灣期內排名由第十四位升至第十三位) - 昨天股市總值二萬六千八百七十億港元(三千四百四十憶美元),和十月底的數字幾乎一致,以整年計,因此排名不變。香港股市總市值九六年底最高,連三萬四千七百五十億港元,和昨天比較,剛好跌去百分之五十左右,和目前物業價格較九七年高峰時的跌幅大約一致。這顯示物業在香港股市所佔地位舉足輕重,政府推出八萬五打擊樓價(致命傷不在數量,而在「硬性規定」供應量,令準買家有樓價愈來愈便宜的憧憬,因此滋生遲買勝早買的想法,樓宇於是滯銷,亟需資金周轉的發展商只有割價求售,政府遂成功地壓低了樓價),連股價亦受拖累,結果是公司尤其是急需外匯的紅籌公司無法從香港市場集資,在某種程度上拖慢了國內經改的進度。相信這是提出八萬五政策者始料不及的。

物業和股市急跌,相信絕非當局所樂見,因為這會拖垮整個金融制度,等於把香港這隻下金蛋的肥鵝活生生扼殺;政府的憂慮及急謀補救的心情,可從停售官地和吸納股票並聲言不賣上清楚看出;這種策略,我們相信在九九年不會改變,換句話說,即使政府一方面受輿論和部分地產商批評,一方面確有增加收入以減少財赤的意圖,其於新年度恢復賣地,相信數量亦會嚴格控制;事實上,在目前的條件下(相較於租金收益實質利率太高)大量賣地,只會製造另一種供過於求,結果是發展商累積多年的「土地銀行」須進一步減值,牽一髮動全身,那對整體經濟當然大為不妙,因此,我們相信政府明年賣地,不僅在數量上有所節制,而且可能採取二十多年前的分期付款辦法,同時拍賣比較小幅土地,以鼓勵更多發展商入市,亦符合陳坤耀時期消委會的主張。不過,我們以為港府應另闢財源,而擴大徵收博彩稅範圍,是值得考慮的。香港回歸前後雖然表面上一切不變,但經濟大環境已從通脹變為通縮 - 低利率負利率令樓價膨脹,高利率和消費物價指數萎縮令樓價下降 - 通縮意味現鈔愈來愈值錢(購買力日大),消費意欲薄弱存款比率上升無可避免;在這樣的環境下賺錢 - 不論資本家或受薪階級 - 雖然遠較通脹時困難,但負財富效應令人提不起興趣消費,不等於民間購買力大幅消失,只是人們對前景有隱憂寧可存款收息而不敢盡情消費罷了。這便是本報讀者都應該充分了解的「流動性陷阱」。

不過,香港經濟底子厚,在財政拮据的年頭,不但可以不必賣股票應急,令股市少了一重拋售壓力,而且可挪用財政盈餘以資挹注、以度難關。香港過去為了未雨綢繆,儲存巨額盈餘,如今大雨滂沱,盈餘正好派用場!

一如數天前筆者在這堳出,明年初接受國會訓斥後,克林頓總統會開始為戈爾「扶正」輔路,而鬆銀根低利率為爭取選票的基本條件,我們因此可以預期美元利率還有下跌餘地(除非通脹率大幅回揚!),這對失去貨幣政策主動權的香港而言,無疑是利好訊息;昨天公布的統計顯示香港貿易逆差日大,出入轉口貿易乏善足陳,令人對失業狀況憂心忡忡;這種憂慮十分合理,然而,香港的特殊情況令失業不可能像歐洲般出現雙位數字,因為香港沒有失業救濟,迫使有工作能力和有家庭負擔的失業工人,不得不降低就業條件找新工作;此外,香港有不少外國人,他們萬里迢迢來香港工作,目的無非貪圖高薪金,現在香港這項優勢漸失(七點八若調低高薪優勢盡失),這類國際流動人口相繼流向經濟相對香港屬高增長地區的可能性不容抹殺,這等於為本地人創造了就業機會。上述二項特殊情況,保護香港失業人口不會無止境增加。

政府官員不斷指出香港法治嚴謹、銀行健全、股市買賣兩忙、交收暢通無阻,這些都是不易得的優點,加上管理證券投資的「外匯基金投資有限公司」(EFI)聲言不會賣出股票,等於自縛手腳迎敵,國際炒家因此不會忘記香港,換句話說,他們將去而復返,九九年香港經濟仍然負增長,通縮亦會惡化,但港股絕不會如一潭死水!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