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世貿組織翻新國營企業

林行止專欄

信報 990422

 

朱鎔基總理對「北美消氣之旅」的成果,顯然甚為滿意,這從他在溫哥華的總結演詞可見。在非常不友善甚至懷有敵意的政治氣氛下,此行收穫甚豐、圓滿結束,是中國政經實力日厚加上朱氏充滿自信和機智的獨特個人魅力有以致之。在朱鎔基成行之前,美國傳媒盛傳政府會於朱氏抵美時公布一項有關中國是否盜用美國核武研究成果的報告,但這份報告拖延至朱氏回國後的本周三(美東時間)才上呈國會;根據周三《紐約時報》的透露,聯邦調查局的偵查結果,證實中國確曾竊取洛斯阿拉默斯實驗室有關微型核于彈頭的研究資料。FBI的結論是否屬實是一回事,美國政府在朱鎔基順利完成任務回國後才把報告公開,顯然是為了不便貴賓尷尬!

今年是「六四風波」十周年,對於立志促進中國民主的中國人來說,這個日子固然不可或忘,但對優先考慮經濟福利者而言,這十年來中國的GDP增幅近倍,似乎更為重要。有一點大家必須正視的事實是,中國的政治改革雖然一波三折、趑趄不前,但經濟發展未因政治倒退而停滯,這方面的改革說得上大刀闊斧,國人生活固大有改善,外商對投資環境亦深感滿意。統計顯示,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一年,流入國內的外資年均三十一憶美元(下同),九二年至九八年,同類數字已增至約三百二十五憶,在世界排名上僅次於國際資金避難所的美國!

在當前這場尚未成過去的亞洲金融危機中,中國「犧牲小我」,堅持人民幣不貶值,令中國成為金融動盪中一股穩定的力量;不但如此,中國還參與了國際貨幣基金救援瀕臨破產國家的貸款計劃,同時沒有阻止台灣這樣做,這令她贏得國際間極大好感,因為中國本來大可政治掛帥,譴責台灣進行「金錢外交」,結果可能使集資更為困難,從而拖慢了問題國家走出金融困境的進度。

中國領導層全力推動經濟現代化和自由化的決心和努力,彰彰明甚,其成績有目共睹,這從國內人民物質生活水準普遍提高、大量鄉鎮人民湧進城市以至「下崗」工人數以十萬計,但社會基本上沒出大亂子上獲得明證。在經濟過渡期中管理一個十二億人口的大國,絕非易事,外間對中國政府的批評有時未免過於嚴苛。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對中國經濟改革有積極作用,可惜陸續談了十三年,仍有問題待解決。這方面的報道和評論已多,我們要指出的是,朱鎔基雖然作了不少重大讓步,但鑑於中國簽署了國際人權公約後仍做出多項不符合規定的侵犯人權事件,令代表WTO利益的美國不得不加倍小心,換句話說,美國對中國的要求已近吹毛求疵,舉個簡單例子,中國答應請客,美國不但要知道陪客名單,連吃什麼棻都要事前了解,並且要中國提出白紙黑字的保證。這真有點過分;不過,站在美方立場,她的確對中國曲解合約條文及不嚴格遵守協議規定有憂慮;在國會虎視耽肚之下,政府不得不小心處理。

事實上,中國加入WTO,對美國是利多害無的。美國市場基本上對外開放,中國雖未成為WTO成員國,但其對美出口,在「最惠國」(現在的正常貿易關係地位)的優惠下(美國對大部分國家俱如此),取得驕人成就(九八年中國對美外貿順差,以美方的計算,近六百億);加入WTO後,中國對美國出口不可能突飛猛進,但中國市場突然全方位對外開放,幾乎什麼生意都有可為,以中國這樣龐大的消費市場及數以千萬計的廉價勞工,對外商提供了無限商機,而美商無論資財、科技、管理以至產品,都往世界前列,中國加入WTO因此對美商尤為有利。美國對於這項對她絕對有利的事遲遲不肯「放行」,主要還是基於本身政黨政治的考慮!

中國加入WTO對美國的利益大於中國,加上這些年來,作為非WTO成員國,中國經濟已有令人側目的增長(朱總理常引以為傲),在這種情形下,何以朱氏不借「低聲下氣」(一再降低條件,作出重大讓步,以至被責為賣國)爭取加入?回答這個問題,得看看如今開始流行的「環球革命遊戲」(Globalution Game,第一個字由環球及革命組成,不過我們以為用得並不恰當),是類似中國「出口轉內銷」的玩意,這即是說,一些比較敏感甚至政治不正確的消息,有心人故意讓海外傳媒報道,然後由國內傳媒轉述「外電(或香港)消息」,藉此淡化消息的正面衝擊;這種情況如今在政治動盪的印尼和馬來西亞亦很流行,比方說,印尼傳媒都有意識地迴避揭發總統蘇哈圖家族的貪污行徑,但對WTO指控蘇哈圖次子以不公平手法斂財的消息則大事渲染,印尼傳媒把天下之惡歸於WTO,保持本身「清白」,但同時達到揭發蘇哈圖家族胡作非為的目的。

同理,朱鎔基深切了解對國企開刀難度近乎不可抗力,對建立國際標準、引進國際貿易法等等,亦感阻力重重,窒礙難行,但這些困難不克服、這些障礙不掃除,經濟現代化便可能功敗垂成。在國內的政治環境下,朱氏了解唯有借助外力,引入WTO的規章守則,才有機會對國企動大手術;此外,加入WTO後,中國的上網服務、電話電訊以至財務銀行等,在一定期限內會逐步向外商開放,面對這個潛質優厚的龐大市場,外商特別是由於股市狂旺集資較易的美商必蜂擁而至,這會刺激中國進入現代化社會的速度!港府針對中國將加入WTO,已成立商機研究小組,它應注意的是,加入WTO後,國內進出口商將不必通過政府統籌,可以自由進行出入口貿易,這當然會大大加強國內的私人企業,擅長擔當中介人的港商也許可扮演一個重要角色!顯而易見,朱鎔基力爭中國加入WTO,主要目標不在外貿(因為成績已非常可觀),而在借助「外力」,打破國企陳陳相因的陋習,進而迫使據守國企的老幹部老官僚和固有勢力交出權力。

如今中國加入WTO的最後障礙快將排除,至於當權派如何以理說服或以力掃除改革路上的障礙,我們當然樂觀其成,但其工作不僅任重途遠,而且困難重重!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