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法 釋法 變法 還有甚麼辦法

林行止專欄

信報 990630

「世事如棋局局新」,以之形容回歸後香港的變化,十分貼切。回歸之前,外國和本地論者,大都認為回歸後香港「政治有變經濟不變」,那知後果令人「大跌眼鏡」,西方論者甚至為此鑄造 ”Dai Deed Ngan Gang” 這個粵音新詞,以為自嘲,以示對港事的預測遠離當初的估計。事實顯示,回歸二年,中港關係並無出岔,而政治上民主黨派仍可在特定的空間堿※吽A但是香港的經濟乏善足陳,雖然特區政府憑港英多年累積的財政餘蔭 – 這些當然是香港人的血汗錢,但港英並沒有偷走亦沒有浪費掉 – 在現年度政費捉襟見肘的窘迫狀況下,仍有一度暫停賣地的「氣魄」,更有大舉吸納股票的財力,而這些試圖以收緊供應穩定樓市股市的舉措,亦收到一定成效;不過,上述種種,加上港元匯價仍由政府而非市場決定,特區政府已徹底地扭轉了港英行之多年並收宏效的積極性不干預政策。

以政府的財力,不管是靠滾存的儲備或先使未來錢的赤字預算,均足以左右短期市場趨勢,但政府干預市場,對長期發展必有消極影響,那是人所共知的事實。

九七年七月十日我們發表題為「回歸十日自由香港未變」的評論,現在情況有改。民主派雖然仍被允許在鳥籠般的空間飛翔,但時時「碰壁」;證券投資的「規律」已因政府入市而變質,一向以來,股市走在經濟變化之前六至九個月,然而去年八月政府大購恆指成分股以後,迄今經濟表現仍乏起色而股市則大幅攀升,那說明政府已在無意間扮演了投機(炒供求)的興風作浪角色,因為不是看好經濟前景而投資,加深了投資者不顧經濟現實視股市為賭場的「見識」,長遠而言,政府在股市上僥倖大捷,卻種下得不償失的禍根。

在干預物業市道上,未經深思熟盧的「八萬五」雖已消於無形,但有關部門首長經常評論樓價,不僅有失「官儀」,還有干擾市場之嫌。政府官員評論市場走勢,除了新加坡,便只有香港特區官員了。

新加坡的李光耀資政是行政長官董建華的「偶像」之一(董氏曾公開說他「崇拜」鄧小平、戴卓爾夫人和李光耀),可是,特區政府學到的只是嚴明公正吏治的餘緒,新加坡政府公私分明,官員律己極嚴,政府那容許出任公職者「兼顧」私利?可是,反觀香港,近期屢有高官濫用「公權」之傳聞,而新任行政會召集人梁振英是一家物業測量公司的東主,「大地產商光顧令其生意興隆。」這不光是香港本地傳媒的質疑,這是享有國際影響力的「時代」雜誌的評論(見七月五日該刊邵新民的 <瓷器店堛漕g牛> [魯莽闖禍的人]);當然,梁氏不當行政會召集人,以他在行內的資歷,他的公司亦會生意滔滔,但如今位居要津,而且是行政長官的主要地產顧問,瓜田李下,政府的公信便難免大打折扣!

在回歸第二個年頭,香港賴以「安身」的法治開始出現裂痕,令崇尚英式法治者痛心不已的,莫過於特區司法當局放棄起訴胡仙及請求人大常委釋法這二回事!胡仙案令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成為空言,而釋法不僅貶抑了終審法院作為法律訴訟最後裁判的權威,同時動搖了英式法治的基本邏輯;經此一役,今後特區的法統將與英式法治脫軌,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外訪歸來的談話,語重心長,昨天她含蓄地指出此事可一不可再,不然外資 – 其實是不分國籍的資本家 – 會對香港(作為法治之區)失去信心(根據六月二十六日本報刊出律政司司長梁愛詩題為〈居港櫂爭議的真象和教訓〉的演詞,這種意在宣揚「法治已死」的說法,是「自毀長城」),可見權力中樞中也有人意識此事之嚴重性;不過,政務司司長的看法並非政府的共識,因為律政司司長和行政長官都公開強調「一國」較「兩制」重要,人大常委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喬曉陽亦強調「我們要講『兩制』,但更要講『一國』!」律政司司長甚至不保證不會再發生類似事件。就保持英式法治 – 香港有別於中國的基礎 – 上,政府的態度的確令人憂慮。

不過,與傳統法治脫軌,英式法治變成有名無實甚至完全失掉,自然會令在此制度下成長的人深感不安、焦灼艱耐甚至痛心疾首、無所適從,法律界人士為此於今天發起「靜默的黃昏遊行」;可是,對普羅大眾包括商界人士而言,這卻非世界未日,在「和尚打傘」的地方,人民還是要生活,生意還是要進行,法院如常開審,外資不是蜂擁而來?答案是肯定的。對大多數港人來說,只不過是改行大家並不習慣的遊戲規則罷了。對此,有人會學習適應「不習慣」,有人則意興闌珊,如何自處,現在仍有「選擇自由」。

對於香港人來說,新的法治未見真章,但新遊戲的確非常難玩,因為它既非英式亦非中式,英式法治的裁決可能被北京「駁回」,而中式法治囿於有「兩制」的承諾又不能公然引入香港,因此令港人尤其是終審法院的法官們莫知所從。「吃英國法治奶水成才」的香港法官,即使遇上「大案」時肯「放下身段」罔顧公正獨立傳統猜度北京的想法,亦不一定測得準。這正是香港有法難依的尷尬。

香港的英式法治已名存實亡,開始了根本性變化,香港賴以安定繁榮的基礎在動搖;看中國經濟的篷勃,我們不敢說香港經濟將隨英式法治的淪亡而衰落,但香港人如何才能適應不英不中的法制,誰都沒有答案。

回歸二年,香港已有大變,昨天胡錦濤副主席在港的談話,甚是得體,但是他說香港什麼都沒變,顯然未作調查研究!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