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力充裕干預有力  表面興盛內部腐爛

林行止專欄

信報 990705

不明就堛漁外人士和擅長張大眼講大話的國內官方喉舌,都會憑港元匯價穩如磐石及股市已從「敗部復活」,指出香港政治和經濟均無問題;本地和海外論者認為香港有「一國」無「二制」 – 或「二制」已大為退化,「自毀長城」、危言聳聽而已;而那些認定香港復甦無期或即使復甦力度亦遠較東南亞遜色者,更是偏頗之言,不可深信。七點八的聯繫匯價在狂風驟雨衝擊下屹然不倒,恆生指數已回升至接近歷史性高點,事實勝於雄辯,香港一切安好!港元匯價穩固、香港股票有價,又反映了海外以及本地投資者對香港現狀與前景有無比信心,有關香港「法治已死」之說,以至六百多名法律界人士素服為英式法治「送終」,根本是一場表演而已。

當然,明白財雄勢大的港府不借一切(甚至拉中國政府落水)捍衛七點八及港府為了托市(入市表面另有理由,但最終目的在此)而一舉吸購千億元藍籌股,才維持得了現在這種局面的人多的是;但「市勢」對這些人不利,那即是說,市勢與他們反對聯繫匯價反對政府吸購股票的言論背馳,久而久之,他們的公信力便受質疑!

大部分法律界人士公開哀悼英式法治淪亡之後,股市大升猛漲,其產生的效應,有如「六四風波」不久後鄧小平的觀察 – 軍隊開槍又如何,外資不還是大量湧入?(大意)現在的情況是,香港失去英式法治又怎樣?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不是堅定如昔?匯市股市和樓市如斯興旺,不是足以反證政府破天荒請求人大常委鐸法而釋法的結果符合香港整體利益嗎?

我們反對實施聯繫匯價,不因政府有足夠財力和技術上行得通及一而再顯示無比決心而動搖,因為這是原則性問題和香港自由運作的商業制度相違背;更重要的是,「聯繫」十多年來,香港和美國的經濟體質不因貨幣「單掛」(港元單方面與美元掛鉤)而趨一致,反而愈行愈遠,現在「分離」的情況更為嚴重,美國不僅經濟欣欣向榮,持續不輟增長近十年,其財政甚至一反常態,出現盈餘;香港的情況剛好相反,經濟連縮五季,長期錄有財政盈餘的「盛世」已一去難返。兩地經濟差異這麼大,卻要硬生生保持七點八不變。我們從不同渠道了解北京支持特區政府的政策,包括匯率政策,但從沒說過支持七點八兌一美元的匯價,因為事涉香港內政,中國政府不會表態。換句話說,特區政府要好自為之,不可為了一口氣而誤了大事。

一如前述,匯價穩定雖然令人對香港有正面看法,認為此地一切均無問題,但香港人真的是黃連樹下作樂 – 聯繫匯價意味港元對美元以外絕大部分貨幣匯價太強,本來這種現象並不礙事,以美國為例,美元強勢令美國消費者即使薪金收入升幅有限購買力亦相應提高(股市狂旺造成的「財富效應」姑且不談),形成「內部消費過熱」,由於進口市場全面開放,低成本國的進口搶奪市場佔有率的競爭激烈,剝奪了本地生產商和零售商的提價能力,「過熱」因而沒有帶來通脹,強美元遂成為皆大歡喜之局。

弱勢貨幣地區對美「傾銷」 – 出口價不變,但折成美元,便是「傾銷價」 – 美國消費者盡情消費,美國政府稅入因此大增。香港除了匯價與美元掛釣,兩地情況完全二樣,港貨出口不僅受強港元打擊,而且海外市場為弱勢貨幣地區如台灣、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以至中國 – 人民幣併軌前曾持續貶值多年,貶值八成以上 – 的出口貨侵蝕,等於創匯能力下降,香港沒有龐大的內銷市場,這和美國大大不同;美國人口眾多,國內市場消費驚人 – 去年的數字是五萬多億美元 – 美元強勁令出口下降,不過影響有限,因為美國的高科技及先進工業產品(如民用、軍用飛機、各式武器和電腦產品),不因價格升漲而乏買家;當然,強美元對美國公司海外盈利有衝擊 – 海外公司賺取弱於美元的當地貨幣,兌回美元對公司溢利表的貢獻相應下降 – 但美國公司藉提高生產力改善邊際利潤而把影響降至最低。

顯而易見,美國的優點,香港一概全無,香港經濟盛況是無法靠本銷撐持的,即使香港實施進口限制,「保護本土工業」亦無濟於事,因為國內生產的商品會取代「舶來品」的地位。香港是自由港,實施進口管制,豈非荒天下之大謬?然而,在自由體制下香港既有聯繫匯價,政府又曾公然入市干預股價,自由港已名存實亡,實施進口限制,理論上因此絕非不可能。

無論如何,聯繫匯價穩住了港元匯價,令香港看起來平安無事,實際卻把香港經濟弄得七癆五傷,七點八不改,復甦甚難!我們現在的提議是,金管局把外匯儲備中的美元(大部分)有計劃地兌回港元,因為這樣做並無匯價風險(七點八是金管局力保的),而港元供應寬鬆了,利率自然回順,這是兩利(第一利是展示政府對七點八的信心和桿衛它的決心;第二利是壓抑利率令經濟重現生機)之事,金管局何樂不為?目前港元實質利率在雙位數字之上(優惠利率加通縮率),資金成本這樣重,生意人如何經商?再拖下去,香港的正當生意將如一潭死水!

政府官員特別是「特首辨」官員對去年干預股市「大有軌獲」而沾沾自喜,頗有為自己記上一功的「興趣」。眾所周知,政府對入市時機的拿捏,恰到好處,至今不足一年,利潤近倍;可是,政府並非證券投資者(遑論炒家),測市更非其所應為(房屋局官員常論樓市,誠咄咄怪事),萬一損手爛腳,難道它有辦法賠給納稅人?另一方面,政府入市至今十個月,經濟表現依然低迷,可見其入市之賭博成分極高(並非看好經濟前景而入市;如因看好經濟前景而入市,則大錯),就投資角度看,可說為香港投資者樹立極懷榜樣。如今官股欲釋未釋,市上貨疏,資金充足的「有心人」遂趁美元加息幅度符合預期心理及聯儲局對今後加息態度較為溫和(由「收緊」改為「中立」)而炒上。事實上,港股目前的價位和仍處療傷期(未達復康階段)的香港經濟實況南轅北轍,現在炒得愈狂(並不等於熱中於火中取粟者要迴避),種下的禍根愈探,不過這是後話,表過不提。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