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原是獨立國 汪公之行難有成

林行止專欄

信報 990712

在「立功立德立言」上,與他的前任比較,國家主席江澤民可說建樹不多,這是他在收回台灣上顯得有點急躁、二年前且在「文攻」之外把「武嚇」具體化 – 在台海「試射飛彈」的原因。中共第一代領導毛澤東解放中國大陸,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改革開放並收回香港和澳門,因此對「招降」台灣沒有迫切感(「留待下代的人去辦」);第三代領導核心江澤民若無法在任內統一台灣,就「開疆闢土」的「立功」上,將在歷史上留下一片空白,因此,他對收回台灣有迫初感,近年中國加強對台工作,有意盡快促成「統一大業」,可惜這回中共遇上了極難纏的對手,台灣總統李登輝從台灣是「政治實體」以至「階段性的兩個中國」,已令中共有無從入手之苦,到了去周五他接受《德國之聲》的訪問,直率地指出「在一九九一年修憲後,兩岸關係定位在特殊國與國關係,所以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換句話說,從台灣憲法的角度看,台灣已是獨立國 – 聯合國不允其「恢復會籍」和不獲大多數國家承認,是另一回事。按一九九一年國民大會修憲,把憲法的地域效力限縮在台灣,立法院和國民大會亦僅由台灣人民選出(「反攻大陸」已成非法活動,「萬年國會」就此壽終正寢);一九九二年修憲規定總統和副總統由台灣人直接選出。這連串修憲,突顯了台灣作為一個國家的統治權力來自人民授權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在這種被大多數台灣人認同的安排下,台灣與和中國在政治上已斷六親,根本不存在統屬關係,因此,李登輝不承認台灣是中國一個「叛離的省份」,就台灣觀點看,是完全有法理根據的。

在對台灣「政治定位」上,李登輝的主張在實質上並無新意,因為這可說「與台北過去的立場一致」,過去台灣展開在中國重重圍堵下的外交活動,已彰顯本身是獨立國家的政治人格,不然何以能與他國對等「建交」;但明白地宣諸於口,這趟還是第一次。李登輝把兩岸關係重新定位,在政治上佔盡先機,此種主張,超越了主要反對黨民進黨歷來模糊甚至為了不招惹中國而作某種程度「讓步」的立場,更凌駕國統綱領「一個中國,兩個政治實體」的原則。對此,台灣人 – 土生與非土生 – 大都「拍爛手掌」,因為大多數台灣人滿足於現在的政治環境和經濟收成,他們雖和中國有「血濃於水」的感情包袱,但中國一日不徹底「去鬚(蘇)留尾(美)」,即放棄俄式政治拑制和走上美式民主之路,享有政治權利和經濟自由多年的台灣人,絕不敢領中國「一國兩制」之情。在「政治倫理」上,正如李登輝所說,中華民國在台灣(「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似較易理解)並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的殖民地,因此,「一國兩制」模式不適宜用於台灣,「對台灣並無絲毫吸引力。」(前黨國要人林洋港去周未往港發表演說時亦有類似的話),因為「一國兩制」互相矛盾,違反民主的基本原則,又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李登輝強調「港澳原為殖民地,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兩者根本不同。」台灣向來反對「一國兩制」,但以這次說得最坦率最清楚。事至如今,在這件事上,香港作為「雍齒」的示範作用已宣告完結。由於不必照顧台灣人的想法和感情,作最樂觀的推想,中國的香港政策維持不變,但既然已無助招引台灣來歸,即無論如何寬鬆對待香港,已沒有令台灣「心動」的副作用,對香港未來便只會更嚴厲而不會更放手了。

非常明顯,李登輝誇誇其談,雖然說出不少台灣人心底話,但亦引起將導致中台關係雪上加霜的憂懼,萬一打將起來,台灣不難變成廢墟(香港亦無法倖免)!

不過我們相信這些台灣人(既得利益者)所擔心的「意外」,必然在國民黨決策當局考量之中,在目前國家周邊火頭處處的情勢下,中國不會輕舉妄動,尚不至於再來一次「飛彈試射」,因為這只會加快美國對台售武的級數、數量與速度,換句話說,中國武力愈盛攻台意欲愈強,有《台美關係法》在,美國便可名「正」言順地加速售賣「防禦性武器」給台灣;在維護遠東和平的藉口下,中共在台海一有異動,美國太平洋艦隊便可能「在旁監視」;而假如中國封鎖台灣海峽,等於切斷日本的經濟生命線(其他地區所受影響姑且勿論),「日美防衛指針」便會發揮作用…。「左思右想」,台灣有侍無恐,李登輝便不怕激怒中國。

李登輝這種「不必再搞形式上獨立」的態度,明白清楚、乾脆利落,簡直是快人快語,在行將展開的總統競選中,將大有利於受他「祝福」的國民黨候選人,因為除了原有選票之外,還會爭取到不滿「民進黨」在台獨問題上游移不定者的選票;就連可能脫黨以獨立人士身分參選的台海灣前省長宋楚瑜,亦可能被這股「李登輝旋風」掃倒,他雖然不斷強調他「熱愛台灣土地和人民」,但他的「外省人」身分令台灣人在中台問題上對他不會完全信任;如今李氏大膽陳言,宋氏在這方面更為黯然失色,加上李登輝迄今仍釋出「什麼配都有可能」(指連﹝戰﹞宋配」)的風聲,不斷向民望甚高的宋楚瑜招手,國民黨秘書長、蔣經國的非婚生子章孝嚴本周將會見宋楚瑜,此舉也許有彰顯章是蔣經國後人以貶仰宋氏一向以蔣經國傳人自居的用心,但現在看來,本周的「章宋會」,確是李登輝政治布局的厲害一著,在「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令人震撼令台人人心「歸附」的情形下,宋氏也許會「回到體制內競爭」(競選作為國民黨籍的總統候選人),「連宋配」也許不再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如此一來,李登輝便成功地「對外化解中共招統,對內調和黨爭」。如果宋楚瑜不欲直接做連戰的老副,寧願當行政院長,統領軍事外交以外的台灣事務(和省長的職務差不多),相信亦可為國民黨接受。不論是那種情況,國民黨均能重新集結力量,爭取民進黨人的選票,那麼,陳木扁不難變成「被壓扁」。

汪道涵先生「台灣之旅」行期快定,對汪老此行,我們不敢寄予過份樂觀期待,三月二十三日我們發表(秋遊台灣寶島難解台獨情緒)一文,這三、四個月的發展,我們仍然不以為汪公此行會帶回什麼具體成果。從中國的姿態看,不少人猜度汪氏會在台灣展開政治對話甚且揭開兩岸政治談判序幕,但如今李登輝的國家定位,無疑是對汪氏要談政治事務的防禦措施,起碼會令汪氏的談話無處著力,因為中國對台灣無論如何不肯以國的平等地位相待,在這種僵局下,推心置腹的感性話可以很多,但「莫談國是」,還有什麼話可談?李登輝稍早前說願當汪公在台導遊,陪他「走遍台灣」,表面上要讓這位有「國師」別稱的中國特使「傾聽台灣人的心聲」,實際上是要讓汪氏開開眼界,看看台灣的民主和經濟建設成果,進而令他領悟何以台灣不肯「回歸母體」。在目前的情形下,汪氏押後甚至取消台灣行的可能性不低!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