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建交後談判 中台關係危矣

林行止專欄

信報 990713

昨天收到近十位讀者傳真,除對昨文內容「一敘己見」之外,均對一些用詞提出詢問,茲歸納作答如下。有時為了行文方便,有時受篇幅所限,筆者對若干過往曾提及的用詞,未作適當解釋,以為是「老生常談」,無須囉嗦,那知「舊雨」也許早已忘記,「新知」則摸不著腦袋、猜不出頭緒,今後當仔細處理。不過,讀者對昨文回應之「熱烈」,卻是未之前見。

第一,為什麼萬一中台「武鬥」,香港不能倖免?在一般人想像中,中台一旦大打出手,只是大陸和寶島的事,雙方互以現代化武器「比試」,大陸沿海的經濟特區難免受損,台灣蕞蘊小島,「工業基地」不難變成灰儘;這是現代化戰爭的必然後果。由於後果嚴重,迄今為止,中、台雙方都十分克制。不過,如果中台動武,香港絕不能保持「中立」、置身事外。香港已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反擊中國,香港被包括在內,是理所當然的。從軍事戰略角度看,牽制中國、截斷中國的「補給線」,香港必會成為敵方攻擊的首要目標;事實上是,一旦發生戰事,沒有外國(英國)人橫洹三其中,香港失去保持超然地位的「中立性」,在中國海路被封鎖、俄羅斯被美國銀彈打得暈頭轉向的情形下,香港作為中國最重要的創匯和與世界溝通的基地地位更為彰顯,因此,任何和中國開火的國家(地區),必會先摧毀香港,以封中國對外缺口、以斷中國輸進戰略物資後路。香港機場和大亞灣核電站將成為敵人的攻擊目標!因此,香港人現在只能祈求台海平安無事,同時希望北京在釐訂對台策略時,把「香港因素」一併考慮。

一九九四年八月,台灣出版鄭浪平蠹動一時的《一九九五年閨八月》(筆者手上的是十一月一日版,已是「四版一一○刷」),此書所寫現在看來已成「小說家言」,唯其中提及中、台一旦出事,台灣將突襲香港啟德機場,倒是合情合理的推斷。

第二,「去鬚留尾」是筆者「貪好玩」杜撰的名詞。去「鬚」是指揚棄「蘇」聯的政治傳統及「馬恩列斯」的教條,那不僅是制度上必須徹底把蘇聯的一套掃地出門,蘇共的意識形態亦要清洗乾淨,同時亦指中國政治上向民主化邁進,有待留蘇學生逐步退出政治舞台才有可能,這些人一日當權,民主進化即使方向正確,亦會障礙處處,困阻重重。「尾」是指「美」國,意思是說有朝一日在八十年代紛紛赴美(和其他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留學的大陸學生回國並取代留蘇學生在中共決策層的地位,中國的私有產權才有保障,市場力量方得以伸張,而民主改革便能真正起步!

然而,完成「去鬚留尾」的整個過程,起碼在十年至二十年之間,這看似很久,但在「歷史長河」中,不過一瞬間。沒有人樂見中國出現亂局,因為這對民生必然是災難,因此大家只有耐性地等待!

第三,雍齒示範作用是引用《史記.留侯世家》的典故。留侯是漢朝開國大功臣張良的爵號,漢高祖劉邦聽從他的話,把「最反骨」的雍齒封為什方侯,產生了「雍齒尚為侯,我屬無患矣」的回應,意味軍心大定,解決「革命」剛剛成功的漢朝人人自危的「內部矛盾」。據大史公的紀述,劉邦和同鄉的雍齒是總角交,劉邦起兵時把根據地酆縣付託「死黨」,囑雍齒死守,後者當然滿口答應,但劉邦一去,魏兵臨城,魏王許之以「高爵厚幣」,利誘之下必出叛徒,雍齒如此這般便開城門降魏;劉邦大怒,借兵欲奪回老巢,雍齒知道劉邦視他為天下第一號敵人,城破必被殺,因此拚命死守,令劉邦費了根大力氣才收復酆縣。破城後劉邦如何處置這個背叛他的少年朋友,太史公並無交代,我們知道的是劉邦平定天下後他仍然「存活」,而劉邦聽從張良之計,封之為侯並授以軍權,要他「帶罪立功」,劉邦手下那班烏合之眾,見叛徒尚且獲封,亦就心安理得不謀反,心甘情願為劉邦賣命了…。

我們向來以為中國會把香港當作雍齒(如果沒有記錯,最先在約二十年前提出此看法的,應為現在仍替本報撰寫專攔的劉迺強兄),以作為對台的「示範單位」 香港某些人反共反得這麼猖狂,仍能自由自在,台灣人又有什麼可怕呢?不過,中國在香港「封雍齒」仍不失原則,比如對若干被視為可能會顛覆中共政權的激烈民主分子不假辭色、不發給回鄉證,便顯得立場堅定,甚有分寸。不論中國有意識或無意識,「封雍齒」的情況的確在香港出現;不過,現在台灣宣布「早已獨立」,意味「雍齒效應」完全消失,從今而後,中國怎樣對待香港,值得大家留意。

我們雖然認為台灣總統李登輝「表述心逝」後,兩岸的政治往來已沒有意義,日期行程已近敲定的汪道涵訪台行程因而可能有變。以台灣「理直氣壯」的態度和李登輝目中無人的個性,她有可能要求和中國建交,站在北京的立場,此事十分荒唐,談也不必談;為避免「難堪」和「尷尬」,中國也許會使此斷然手段,比如和美國重修舊好並借助美國之力抑壓台灣。使其不會走得太遠。從另一角度看,台灣既以有實無名的獨立國自居,中國要和她談判,先建交是起碼的條件。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中、台短期內無法作有意義的事務性遑論政治性商討。

不過,中、台關係還會拖拖拉拉,糾纏不清,不能一刀了斷;這雖於事無補,於既得利益者的「辦事人員」卻有益,因為中、台一旦無法對話,「海基會」和「海協會」豈非無所事事,變成冷衙門,有關人員投閒置散,既無在政治舞台上出賣風雷的風光,亦失去升職升官的機會(「柏金遜定律」無所不在,放諸四海而皆準),因此,中、台關係不會突然叫停,只有慢慢靜止。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