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 茲 騙 局

Home

擇自:信報 2000 年 04 月 20 日

林行止專欄

一九九六年和九七年間,本報發表過數篇討論「龐玆騙局」(Ponzi Scheme)的文章,科大鄭國漢 教授有長文分析,筆者亦湊興寫了幾篇。事隔數年,讀者對此也許已經淡忘,因此再作簡述,自有 必要。

龐茲是意大利移民,不務正業,發白日夢,於一九二○年想出一個「賺到笑」的發財大計, 這個計劃,任何理性人都不會上當,但受貪婪天性的驅使,墜人騙局的人數以萬計。龐茲組織了一 家空殼公司,做國際郵政聯會發行的郵政票券(Postal coupons)的買賣,由於歐洲貨幣對美元貶 值,因此龐茲以低賤代價購進郵政票券,在美國換取美國郵票,這等於以貶值的貨幣換取升值的美 元。

這個計劃完全是空中樓閣(Purely Fictitious),但龐茲對外宣稱它可賺大錢,因此開出四十 五天期的存款利率百分之五十的極優條件吸收款項,作為他「套戥」郵政票券的資本,「人民的眼 睛是雪亮的」,聽到這種優厚利潤,不少人心存疑慮,但畢竟人類大都財迷心竅,當龐玆利用第二 批存戶的存款支付第一批存戶的利息,而第一批存戶「袋袋平安」的消息傳播開來時,存款者紛至 杳來,至大約年餘後事發時,在沒有CNBC、CNN和印刷傳媒的吹捧下,他一共吸收了約八百萬美元 (下同;在二十年代初葉這是相當龐大的數目),但手上只有值六十一美元的美國郵票。東窗事發 後,龐茲以詐騙罪被判刑,出獄後被遣返原籍……。這是題外話,表過不提。

筆者再說龐玆舊事,是因為施拉在其新著《非理性亢奮》(資料見四月十一日本攔)中以「龐玆騙 局」形容當前的科網公司上市潮。表面上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實際上確有雷同之處,不過人類不斷 進步,如今的「騙術」愈加錯蹤複雜而已。

施拉假設一種非常有用的新科技被發明並獲得大眾普遍認同,大家對它能夠提升生活素質及具高度 經濟效益,深信不疑,在這種情形下,愈來愈多的「志士」在新科技未來一定能賺大錢的信念及足 以改變未來人類生活方式的理念下,加入開發、利用這種新科技的行列;一如所有新創立的公司, 他們在短期內充其量只有蠅頭小利,大多數根本沒有營業遑論利潤;不過,不論是否有利可圖,這 類公司都必須投入更多資金以添置新設備(新科技日新月異,設備必須經常更換才能追得上時代的 需求)、招聘科技人才和進行收購以擴大公司業務。

在這種過程中,對新科技的憧憬進而對相關公 司盲目看好者大有人在,這些公司 IPO 上市的股票因而不斷上升,用市價盈利率衡量其股價已被視 為「落伍」,因為它們中大部分沒有盈利,少部分連生意都未「開齋」,P/E 因此毫無意義,股民只 能以 P/F(Fantasy)來自我安慰了─這即是說,股民幻想公司前景多美妙股價便值多少錢口─不過, 幻想之外,投資銀行家還在托高股價上做了周密部署,最明顯的是 IPO 發行的股票,只佔總股數百 分之五至百分之二十之間(普通上市通常發行百分之二十五股票),其餘股票有長達二年(香港己 改為半年)的「限售期」,這使股票很易供不應求,對股價上升大為有利,不言而喻。

供不應求令股價長升的結果當然是令第一批投資者盤滿缽滿,因此而成千萬富翁富婆者不在少數, 見獵心喜的後來者日眾,不在話下,他們的入市,令股價升勢愈加不可收拾,上市公司以高價再集 資便毫無問題;而任何對這種升得莫名其妙的股價投以懷疑眼光的人,均被視為不識時務的傻瓜。 顯而易見,在這種情況下,老牛當道灰熊在炎夏冬眠─可是,理性地看,這不正是「龐玆騙局」的 摩登版?只是納斯特的「龐玆騙局」沒有龐茲這名騙子而已。

具國際視野的香港投資專家、「末日博士」麥嘉華,二月二十九日在他的投資通訊 《The gloom, Boom and Doom Report》對「龐玆騙局」上綱上線,作進一步的剖析。麥嘉華認為格 林斯平出手挽救環球金融危機(近例有救援墨西哥、受金融風暴衝擊的亞洲數國以及長期資本管理 公司等),令炒家有恃無恐、奮不顧身(連儲蓄亦免了),是造成美國股市長旺的根本原因。

麥嘉華又指出,「股市龐玆騙局」為害遠較收取存款的「龐玆騙局」深,他舉例說,假設公司以每 股一元發行一百萬股給創業股東,上市後他們以平均價二十五元售出,而股價繼續升至一百元,至 此公司以每股百元發行百萬股;可惜公司在新經濟公司上的投資少有收成,年結時公布的業績欠理 想,股價遂急挫至二十元。結果是所有非創業股東都損手。創業股東一共收回二千四百萬,購進其 第一次發行百萬股的股民虧損五百萬,購進第二次發行百萬股的股東虧蝕八千萬,換句話說,所有 股東的損失為六千一百萬(創業股東賺二千四百萬減一共虧損八千五百萬),由於總投資為一億零 一百萬(二次發行股票所得),虧蝕的百分比相當高。從經濟學的角度看,這是「資本的毀滅」, 因為只有少數人獲利多數人虧本,而獲利的數額較虧損少。

「龐玆騙局」所以被拆穿,皆因「後繼無財」,即無法繼續吸引資金流入,因此不能支付較早存戶 的利息及應付他們提存;對於股市來說,流人市場的新資金萎縮或股票供應驟增,都會令「龐玆騙 局」玩不下去,目前利率看升,意味入市的資金將放緩,而「限售期」相繼解凍,且別說排隊上市 的新公司,已令股票供應源源不絕,在這種情形下,藉供應量少炒高股價以有利再度集資的「良性 循環」便告一段落。筆者當然知道,高利率只會對新經濟公司帶來衝擊,但問題是舊經濟系統不但 己滲進了相當比重的新經濟成分(比如百分之三十八的標準普爾五百成分屬於新經濟),而且舊經 濟公司絕大多數是利率敏感,在利率會進一步上調的條件下,股市不論新舊經濟,均己搖搖欲墜; 這種跡象經過去周「跌的洗禮」,已經隱約可見,這正是筆者對後市愈來愈不敢樂觀的理由。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