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金融中心

信報 2000年5月10日 ; 

毋枉管 - 張   總

 

如果開元十四年(公元七二五年)長安是世界第一大都市,哪麼人口不到一百萬的揚州可能是當年世界第一金融和商業中心。

開元年間,天下無貴物,人口二百萬的長安和一百萬的洛陽還是中國第一和第二大城市,消費力強,但國內消費品和舶來品卻必須來自長江和大運河交接處的揚州。一百年前隋煬帝開鑿大運河,成為勞民傷財的暴君。但隋朝發明的印刷術和大運河,卻是唐朝文化藝術優越和經濟大發達的必然因素,功莫大焉。前人種樹後人收。人人猛讚貞觀之治,唐初只能說是軍威極盛、死得人多,經濟麻痲地而已,真正萬國來朝要到八世紀的開元天寶大唐盛世。揚州被後人稱為東方威尼斯,但八世紀的威尼斯還旺不到哪堙A西域商人帶來的羅馬金幣、波斯銀幣成為收藏品。

回紇高利貸商人精明高傲,是縱橫揚州的商人銀行家,回紇人直到九世紀國勢轉弱,失去治外法權保護才在揚州收山。揚州除了廣州的鹽、福建的茶、四川的緞、亞洲南洋諸國的黃金,也是胡食、胡服、胡樂大盛之地,當年的胡人只有羅馬、阿拉伯、波斯、印度和西域諸國而已,但一般唐人也可享受胡風,人生只合揚州死,不是簡單。唐代婦女是「女為胡婦學胡妝、伎進胡音務胡樂」,一千三百年後無分別,但揚州在一百五十年後毀於黃巢餘黨,其後兵災年年無話說,但到北宋未恢復,卻是政策所累。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