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會演變成一個怎樣的政黨
鄭永年
信報 2000/07/04

 Home

過去二十年來的改革經驗表明,黨的改革是中國政治改革的核心。 任何形式的政治改革,如果不配合黨的改革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改革。 黨的改革的重要性是無可非議的,但現在看來黨沒有任何改革的計 劃和動向。這種情況已經導致了人們對中國的政治發展尤其是民 主化抱有非常悲觀的看法。這樣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因為即使有其他 方面的政治改革,最終也會因為沒有黨的改革而回到原點。 例如,儘管全國人大、國務院、司法系統等等權力機構己經作了很多 改革嘗試,各自內部機制的調整不可說不大,但仍然沒有改變 它們在國家政治中的權力運作方式,原因在於主宰它們的黨沒有進行 任何改革。

把國家機器加諸人民身上

黨沒有作任何重大的改革,但不可否認中共也在不斷地調整自己。 中共不容許任何社會政治力量挑戰它,和它分享權力,但為 了統治日益變遷的社會,它就要根據實際情 況來調整自己。換句話說,中共在演變,這是一種漸進的 演變。問題就在於如果中共能夠繼續作漸進的調整,消 化因為已經變遷而產生的社會政治力量那麼中共最終會 演變成一個什麼樣的黨。很顯然,從中共的演變過程,我 們也可以看出中國政治的變遷方向。

西方式的多黨制看來不可能。這是因為自鄧小平到江澤民, 中共領導人一直在不遺餘力地反對中國實行西方的多黨制。 沒有高層領導的意願,就不可能開放黨禁,給其他政黨予政 治空間。這些年來,中國民主黨的實踐說明了這一點。再則, 如果開放黨禁,中國在很長一段歷史時間媟|存 在無數個政黨並存的局面,要演變成現在西方式的兩黨制或 多黨制並非易事。

中共傳統上是個列寧主義的政黨,黨的合法性基礎就是所謂 的黨代表社會的「總意」﹝General Will﹞和大 多數人民的利益。但因為列寧王義式 的政黨都是通過革命掌握國家政權的,是自下而上地把國家 機器加於人民之上的,黨就很少考量如何通過制度化途徑去 代表大多數的利益,以及如何使人民的意志表達於國家的政 治過程之中。因為人民和大多數的概念是黨來規定的黨任 何時候都可宣稱自己是代表大多數人民的利益的。責際上, 人們所看到的是,黨在過去的實踐中更多的是違背了人民的 意志而進行錯誤的決策的。但即使是這樣的情況下,黨還是 認為自己在為了人民做事。

只重視一部分人的利益

不過,這種情況正在改變。因為老一代建國者的過去, 黨的這種自上而下的單方面的合法性正在迅速喪失。進入第 三代領導人以後,中共不僅不得不考量代表誰的利益的問題 ,而且也要考量怎樣代表的問題。社會經濟的急劇變化使得 人民的內涵也發生了變化,以往的大多數不再是大多數。如 果中共要繼續代表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它就要調整其所代表 的利益結構。所以最近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提出中共的「三 個代表」理論。這一理論的核心,就是中共要根據現實情勢 來調整其統治方式和其所代表的利益。

儘管中共已經作了這樣的承諾,但迄今為止人們還不知 道中共如何去代表的問題。沒有適當的政治改革就不能夠 建立適當的制度管道,讓人民的各部分去參與政治過程,讓 黨的決策反映人民的利益。就是說,如果黨不改革,黨還是 會繼續單方面地決定代表誰的利益,重視一部分人的利益, 而忽視另一部分人的利益。

根據現實對黨進行調整愈來會成為中共的一大特色,也 使得中共在很大程度上脫離了原來列寧主義政黨的意職形態 。即使中共還保存著原來列寧主義政黨的架構,其內容已經 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麼,中共是否會演變成代表社會各方 面精英利益的政黨呢?在世界很多地方,特別是實行權威主 義政體的國家,因為沒有健全的民主機制,執政黨所代表的 經常只是社會各界特別是那些掌握國家經濟權力的勢力精英 的利益,通過精英利益的代表,而達到社會經濟各部分之間 的合作或和諧﹝在學術上,人們稱之為corporatism﹞。

容納愈來愈多經濟精英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共正在向這樣的政黨演變。中共 不容許社會力量自下而上的政治參與,但無疑在考量這些社 會力量這樣那樣的利益,並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他們的利益。 這在經濟領域表現得尤為明顯。例如中共在去年的《憲法》 修正案中正式宣布私營企業是國家經濟體系的一個重要部分 。實際上,中共的政權之內正在逐步地容納愈來愈多的經濟 方面的精英人物。在基層政權中尤甚。很多私營企業主已經 成為中共地方政權的重要力量。

所以,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中共會演變成為一個對普 通人民具有相當高壓色彩的政黨。儘管現在還沒有跡象表明 中共是否會像從前的國民黨那樣用政商結合的方式來統治國 家,但政商之間的合作緊密聯繫已經相當清晰可見了。這也 是很多人所擔憂的新的政治發展勢頭。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