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董」聲中不要迷失理性

林行止專欄
2000/07/10

 

一個流傳甚廣的政壇「逸聞」是,當麥理浩獲悉被委任為香港總督後, 就教於退休在英的前督戴麟趾爵士有關他當港督的「心得」,後者對 他說:「別挪動石頭,因為你不知石頭下面有什麼!」言簡意賅,寓 意深長,弦外之意有二。其一是石頭底下藏污納垢,可能擠滿蛇蟲鼠 蟻﹝牛鬼蛇神﹞,翻開石頭,牠們便會爬出來為害人間;其一是挪動 石頭,稍不留神,便可能有「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效果,這意味有 些問題,在時機未成熟的時候,追究徹查,後果堪虞。

回想麥理浩任內,他於大刀闊斧推行新政之餘,為了開創新局面,還 是搬動了不少石塊,舉其犖犖大者,有徹查麥樂倫自殺案,引爆外籍 警務人員同性戀醜聞,令在港英國公務員的道德問題受到質疑,在當 時的社會氣氛下,英國人臉上無光,不在話下;此外,在沒有做好高 薪養廉準備﹝公務員和所有受薪者一樣,都是為私利而工作——即使 口頭說得非常漂亮﹞工作之前,成立廉署對警隊開刀,亦差點釀出大 禍。雖然這些「意外」最後都收到良好效果,同性戀歪風﹝以七十年 代的道德觀衡量﹞不致肆無忌憚地蔓延,紀律部隊、所有政府機關以 至私營部門的貪污納賄情況有所改善,但若非為官多年深黯政治權術 的麥理浩處理得當,在這些改革未見成效之前,香港政府恐怕己陷入 更大危機!

另一位行新政的香港總督是彭定康,他上任伊始,便談笑釋「兵權」, 使計令行政局議員,除了甘為他用的鄧蓮如勛爵﹝傳鄧為照顧所代表 企業的龐大利益,不能遽爾離開行政局﹞,餘皆「集體辭職」,這顯 示了彭定康決心在對付中國及推動香港政制改革上,採取和其前任衛 奕信勛爵截然不同的路線;行政局既然支持衛奕信的政策,對他順利 推行新政策便可能是一大障礙,因此,解散行政局,成為「政通人和」 應有的部署;事實果然如此,彭定康親自「欽點」的行政局全力支持 他的施政﹝行政局議員即使有異議,最後亦服從多數決定,這是集體 負責的真諦﹞, 香港政局終於開創了新局面。彭定康所以有此先斬後奏以樹立權威的膽 識,實為其在翻手為雲覆手雨的民選政治中打滾多年經驗老到有以致 之。

以舊時代殖民者治港心法的標準衡量回歸祖國後的特區行政長官董建 華先生的施政,有點不合邏輯,可是,香港既然要在一國的原則下落 實「兩制」,這種比較便仍然有現實意義。非常明顯,董建華雖是一 介商賈,卻充滿政治理想,這在他候任期內的言論已見端倪,上任後 自然想把理想落實,遂大開拳腳,進行多方面改革。改革當然是進步 之所本,但在政權交替不久便進行全方位的改革實在值得商榷。首先 是,在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期間,香港人全力爭取「維持原來一 制」,等於說港英留下的制度確有可取之處,甚至被視香港賴以安定 繁榮之所寄,不然人們怎會人同此心爭取保留;世上任何政策和制度, 都有「可以改善」之處,但「改善」並非「改革」,換句話說,一切 要按部就班以漸進方式進行;港英的「一制」當然亦有改善改進之處, 但絕沒有革而除之、先破後立的迫切性,這意味行政長官推動的改革, 在原則上沒有必要。

其次是,特區政府雖有北京全力支持,但尚未站穩腳根,與行政系統 即官僚機構的工作關係尚未緊扣。在這種情形下,行政長官指令各部 門「翻開石頭」,政府的失控失威失信,必將接二連三,這從近期各 階層市民包括數萬公務員上街示威抗議政府施政可見一斑。本來,行 政長官如果精明強幹且知馬基雅維利﹝Machiavelli﹞的「帝王術」, 局面不致如斯惡劣,他的民望亦不會如斯低落,可是,董氏卻以好好 先生的個人風格治港,香港政局便一發不可收拾甚至時聞公開「倒董」 之聲﹝在殖民時代「倒督」只會在暗中進行﹞!對於政務,董氏的確 全力以赴、全神貫注,筆者過去曾形容他是個察察為明、金睛火眼的 樂隊指揮﹝並勸他應向狀若閉眼養神其實控制全局的卡拉揚學習﹞, 但三年下來,筆者發現他這個指揮家不僅不諳音律,甚且不會讀總譜, 他雖有好好指揮交響樂隊之心,卻因不知各部樂器「所司何職」而令 樂隊亂成一團,失去了「不同而和」的美妙效應!

董建華治港三年,政績不孚眾望,但是細究起來,當中不少並非他的 過失,而是對行政長官的定位模糊令他陷人狼狽境地,當年新機場事 故嚴重,令香港成為世界笑柄,他若行使行政長官大權,嚴厲責成應 負責的有關司長,除了可顯權威之外,尚可令屬員伏伏貼貼;可是他 扮演維護下屬的「好人」角色,把責任攬上身。這次王易鳴事件亦如 此,他大可第一時間公開要求王女士辭職,以示賞罰分明兼顧及民情, 可是他卻選擇不批准、不第一時間公布其辭呈,結果又不得不讓她去 職。決策者斷事,最重要是看到其結局,唯其如此,才能當機立斷。 以上述二事為例,機場出錯以及短樁事故,結局必須有人負責﹝最嚴 重是「人頭落地」﹞收場,由於民情沸騰,行政長官絕不可能包攬一 切,含混過關,若董氏能夠洞察形勢,斷事便不會那麼拖泥帶水,在 經過一番掙扎、威信大損之後,最後只有面對現實,做回一早便應做 的事,不僅費時失事,亦予人以優柔寡斷的感覺。

董建華最近被人批評得體無完膚,筆者卻認為他還是「罪」不致「倒」。 其過往的失誤,最主要是他自己的錯誤定位,把政務司的權責都攬到 自己身上,他又不諳官僚架構運作的技巧。如果他肯認清事實,不包 攬政務司的責任,亦不妨礙陳方安生司職的權力,政府的表現有望慢 慢納入正軌。

特區政府成立後,人才回流蔚成潮流,在香港仍然「不易居」的條件 下有此盛況,可見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不是一無是處,北京對他的 信任、香港仍有高度自由,港人應該記董氏一功。

這三年來,官商勾結之事雖不絕於耳,但平心而論,董先生之「偏幫」 商界,不是徇私而是以顧全大局、穩住經濟為出發;點筆者不同意董 先生的做法,但並不懷疑其用心。恢復經濟旺盛,雖非政府之力所能 及,卻是政府沒有倒行逆施之政,方克臻此;如今經濟已有起色,港 人物質生活卻呈倒退,那是維持七點八應付的代價,而這可說是「前 朝遺產」。因此,群眾在「倒董」、「罵董」之餘,不要迷失理性, 忘記上述種種事實。說到底,如果未屆任滿而下台,香港會是怎樣一 個局面?反董人士可有什麼呼之欲出的人選堪當此重任?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