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

 

關愚謙

信報 12001/03/14

一回憶起中國的第一個五年計劃往事湧向心 頭不堪回首。這些往事,我一直沒有機會寫出來 ,就是在我最近脫稿的傳記文學《浪》中,也沒有 提及。我現在設法用回憶的方式把它記錄下來。有 些具體情況已經記不太清楚了,是我的好友,過去 在財政部一起工作的老同事幫助我回憶的,在此特 別向他感謝。其次,我也要提起著名的財政專家楊 紀琬老先生,他一定還能記得,我是怎麼為他一句 一句做翻譯的。他當時的那些坎坷我也歷歷在目。

談起中國的第一個五年計劃,我就想起我踏入 社會的第一個辦公室。它座落在天安門廣場的東側 ,現在的革命歷史博物館南面的一座小樓,當時它 的顏色是紅色的,被叫做小紅樓。也是財政部部長 和蘇聯專家樓。

五年經濟規劃,也就是現在所說的「五年計劃 」,是百分之一百從蘇聯經驗中借鑒過來的。我當 時是翻譯蘇聯「五年經濟計劃」說明和表格的工作 人員之一。一起工作的還有姜厚義、遲毅夫、李建 英、彭湘雲、董霞飛、汪學謙等。現在除了李、彭 和我外,其他都與世長辭了。

建國前中共沒有完整的財政體制

中共在奪取中國政權前,根本沒有正規的財政 、稅收、預算、金融管理的體制。完全是手工業的 理財方式,量人為出,量出為入。當時主要的財政 來源是: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澤東宣布建國,正式 成立各級政府,繼襲國民政府的基本結構:民政、 財政、建設、教育四個基本部門及公安、司法等專 政工具。當時財政部門的權力很大,將全國所有開 支都管理起來,按計劃審批,量入為出、核減開支 。中國人民銀行是唯一的發放貨幣的機構。

當時的中國、百廢待興,財政拮据。遍地戰爭 創傷,物價失控,毛澤東親到莫斯科會見斯大林, 蘇聯同意給五億美元貸款,並派出大批專家到中國 幫助建設,五十年代最有名的一百五十六個工業項 目就是在這背景下出爐的。可是,一九五○年,正 當中國需要發展時,開始了抗美援朝,軍費開支大 增,財政不得不採取緊縮,在中央集權的控制,人 民的自覺配合下,中國雖然非常窮困,但未出現任 何混亂現象,可見當時中共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這一時期,從一九四九到一九五三年初,中共稱它 為國民經濟恢復時期。

自一九五三年開始,中國進入第一個五年計劃 時期,也就在這時,我調進財政部擔任俄文翻譯, 立即投入緊張的工作。當時的操作是, 先由國家計劃委員會在蘇聯專家的幫助 下編制五年國家規劃,然後由我部制訂 相應的五年財政收支計劃•包括分年度 的計劃。基本上一切按蘇聯經驗照葫蘆 劃瓢,因為我們毫無經驗可談,國民黨的那套經驗 一不是計劃經濟,二是被批判對象誰還敢提起。

當年夏天,財政部發現國家支出正常,收入停 滯,出現了赤字。毛澤東是不懂經濟瞎指揮的人, 一聽見有虧空就頭大了,非要查稽不可。於是下面 亂了營。最後,經過中蘇專家兩方的查找,發現誤 差是誤將銀行信貸資金當作一部分財政收人安排了 支出。數字還相當大。國庫開始緊張了。當時的財 政部長薄一波提出改革稅制,調整稅種、稅率,建 議公私稅率平等,刺激私人資本,體現同一起跑線 的公平原則,並上報中央。

毛澤東當時的腦子堣@直以階級鬥爭為綱,正 提出過渡時期總路線的「三改一化」,即改造民族 資本,改造各種手工業經濟組織,改造個體農民, 使之公營化、集體化、合作化。工業則國家化。他 怎能接受刺激私人資本的措施,於是在中央財經工 作會議上點名指責薄一波「嚴重喪失立場,向資產 階級投降,是階級路線錯誤。」

計劃經濟就是這樣打下基礎的

當時參加會議的一些地方實權派和軍方人物本 來就對高度集中的財經政策有意見,尤其不滿收支 兩條線,感覺手腳被束縛,無財政權,因而乘機群 起而攻之。薄被撤除中央委員外一切職務,停職反 省。包括劉少奇等當事人為了保護自己,都未提出 異議,無形中為虎增翼,助長毛澤東日後的翻雲覆 雨,最後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鄧小平接過薄一波財長的職務,戎子和也被免 去財政部代部長之職,我們當時這些小幹部蒙在鼓 堙A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過,對我們來說,誰 當部長都一樣。鄧小平在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下,提 出了六項方針一、預算歸口﹝工交口、財貿口、 農林口、文教口、政法口、國防口、外事口﹞,各 口分別編制中央分口預算。二、包幹使用。不准把 甲項資金挪用於乙項用途。三、地方編制地方預算 ,允許自留預備費:﹝當時全國實行三級制,即中 央、省市、縣市三級。專區及鄉鎮不再作為一級政 權,各大區如華北、華東、華南、東北、西北、西 南等也逐步取消﹞。各級預算必須包括全部收支, 不允許賬外錢櫃。也就是說,由高度集中統一的體 制改為﹝劃分收支,分級管理」的財政管理制度 。緩和了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尤其是結餘不用上繳 ,地方可以自行留用安排,讓地方有了一定的主動 性。但是,四、動用預備費必須經中央批准。五、 嚴格控制人員編制。六、加強財政監督。

我們蘇聯專家辦公室配合工作的主要任務就是 如何幫助蘇聯專家把蘇聯那套編造預算、決算和財 務計劃以及如何編造表格的經驗介紹到中國來,把 我們這些翻譯忙得不分畫夜。國家走計劃經濟這條 路的基礎也就通過我們的筆確定下來了。

第一個五年計劃並未好好地貫徹

實際上,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的第一年,就無 法好好地貫徹,由於朝鮮的戰爭,中國的軍費高達 財政預算的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五十。到了戰爭停 止以後,一九五四年,中共進行體制改革,通過正 式憲法,各黨派的聯合政府壽終正寢,一黨專政體 制正式寫入憲法。這時,李先念代替鄧小平,做財 政部長,保持鄧小平的原方針政策。李先念是軍人 出身的大老粗,對財政一竅不通,給我們作報告, 幾個句子媮`有一句訓話「他奶的x」,不堪入耳 。但他按主子的意見辦事,而且善於學習,因而平 平安安與手澤東相安無事。兩千年來的老傳統, 唯上,唯大,唯尊的民族性,在他身上體現得尤其 突出。

一九五五年,毛澤東南巡,回來後發表《關於 農業合作化的問題》,負責管理農業的副總理鄧子 恢在中央召開的農業工作會議上,認為條件還不成 熟。毛澤東說出的話是聖旨,誰敢反駁,隨即毛掀 起對右傾保守思想的批判,說鄧子恢是小腳女人, 只會一搖一擺地向前挪動,於是,兩三個月後,中 國農村紛紛成立高級社,打鴨子上架,農民被迫入 社,堰苗助長,大大刺傷了農民的積極性。

當年第二件大事是肅清胡風反革命分子運動, 胡風的朋友、同事、甚至他的讀者們都被涉及,紛 紛被抄家,打成胡風分子。接著全國開始新「肅清反 革命運動」,知識界、文藝界人人自危。我們雖在財 政部工作也被波及,填表格、交代社會關係,一位農 財司的三八式幹部就在紅樓前樹上因被鬥上吊自殺。 弄得人心慌慌,誰還有什麼心思去檢查過問五年計劃 的執行情況。

一九五五年十二月,在合作化與肅反運動的沖擊 下,民族資本主義工商業被迫走上社會主義道路。一 九五六年掀起全國城市手工業、民族資本主義工商業 的公私合營高潮,原總路線規定需要十五年或更長一 點時間實現社會主義,現在在五年之內,中國社會已 被這偉人毛澤東的聖手向共產主義拉進一大步,全國 敲鑼打鼓慶祝中國提前進入社會主義。而我們單位蘇 聯專家見到這種形勢,拚命搖頭,不知所措。本來, 蘇聯的計劃經濟體制一切由國家來決定,就已限制人 們的手腳,而中國的經濟,則一切由手澤東的意志為 轉移,他說東就是東,他說西就是西,甭說中國的第 一個五年計劃,就是當年的國家計劃也已被擱置在一 邊了。

一九五四至一九五六年,上述的各項運動使國內 的調子愈唱愈高,既然很快可以實現社會主義,為什 麼不調整工資呢。於是又違反計劃內的規定,全國範 圍內普遍調整工資,基本建設投資額猛進,造成財政 收支極不平衡。劉少奇、周恩來、陳雲、鄧小平等提 出反急躁冒進、全黨都來平衡預算。毛澤東則發表《 論十大關係》,找出歪理說,經濟建設的綜合平衡是 相對的,不平衡是絕對的,計劃是相對的,打破計劃 是絕對的,否則人類無法前進。

一九五七年,中國的社會經過多次政治浪潮,剛 剛平靜下來,毛澤東忽然又推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共產黨 開門整風要求黨外人士批評共 產黨的主觀王義、官僚主義和宗 派主義」。誰知這是他引蛇出洞 的「陽謀」,幾十萬知識分子被 打成反面命右派,我們財政部也 完全陷入這場鬥爭之中,許多財 務大專家,包括楊紀琬在內都難 以幸免,我則被充軍青海。第一 個五年發展計劃就這樣地落下了 帷幕。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