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五年計劃胎死腹中

 

關愚謙
信報 2001/03/19

世界上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國家,在一片的大好和平環境堙A一個國家 領導人的思想會給自己國家製造那麼多 的混亂,政治運動把國冢的經濟和財務 弄得一團糟。中國當時的情況是,政治 可以衝擊一切,一切不能衝擊政治。毛 澤東因一時衝動的所作所為都變成了英 明的、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中國的 聖經。

一九五八年,第二個五年計劃開始 了。本來國家應該設法在第 一個五年計劃所未實現的指 標的基礎上做規劃,如繼續 完成蘇聯援助的一百五十六個大中項目的剩餘工程 ,制定國民經濟計劃指標,改善經濟和國家財務制 度。但是,五年計劃,除了中央兩個單位﹝計委、 財政部﹞還想像模像樣地繼續抓以外,似乎已被人 忘懷。流年不利,破壞經濟的反右運動還在繼續, 被打倒的知識分子抬不起頭來,沒被打倒的知識分 子,牽一髮而動全身,再也打不起精神來。一切權 力都掌握在各級黨的機關手堙C如果領導人有本事 和知識也很好,但大部分共產黨員都是農村進城的 幹部,不懂經濟和業務,外行領導內行,還指手劃 腳瞎指揮,違反科學規律,把自己的親戚朋友都通 過走後門塞進國家機關堥茪F。本來鄧小平提出要 精簡機構,結果是愈精簡愈膨脹。

一月,毛澤東去南寧避寒,召開「南寧會議」。本該研究 第二個五年計劃的部署,可是毛澤東繼續批評「反冒進分子」 ,主要針對陳雲、劉少奇和周恩來。周恩來承擔了全部責任, 作出檢討。接著,毛澤東又到成都,召開「成都工作會議」。 繼續批周。華東局書記兼上海市第一書記柯慶施對毛大加吹捧 ,說毛澤東思想無往不勝,對周恩來則進行長篇大論的批判, 周恩來只得再次檢討。毛當面打斷周的發言說是已經聽厭了 。事後小道傳說,毛想利用這機會在與會者前殺殺周恩來的銳 氣,原因是這些年來,周威望日升,功高震主,又長期在黨、 政、軍內有深厚的根基,如果這樣繼續下去,比毛的威信還高了。

毛澤東也曾想學些外文,增加些 科學知識,書很多,老師也不少,但是他怎麼也學不進去,最 後是鑽在古書堆中,抱著《資治通鑑》、《四庫全書》、二十 四史來讀。統治者的權術反而研究得很到家。

當時黨內一再強調批唯心主義,可是毛澤東本人是非常唯 心主義的。五八年是毛澤東最違悖科學的一年。他支持「人有 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意見,什麼青年要賽趙子龍,婦女要 學穆桂英,老人要比老黃忠。毛提出「大躍進」的設想,一天 等於二十年,在短時間內超英趕美。結果各地刮起了浮誇風, 農村爭先恐後放衛星。糧食畝產千斤、萬斤,直至十萬斤。更 提出「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樑」。毛澤東的「人民 公社好」的批語使各省市的領導,爭先恐後的把高級社轉為人 民公社,一切都給國冢共了產了。實行農村食堂制,地方幹部 大吃大喝,從上到下誇大欺騙成風。

繼而毛澤東提出「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的建 設社會王義」,吹捧他的人把它當作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 線。從此,「大躍進、人民公社、總路線」,這三面紅旗高高 掛起,載入史冊,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響徹雲霄。陪伴它來 臨的則是中國的三年自然災害。

一九五八年七、八月,毛澤東到北戴何避暑召開「北戴 河會議」﹝這就是目今每年夏天召開北戴河會議的起源﹞,毛 召見冶金部長王鶴壽,問王每年能煉多少鋼?王提出了一個一 拔再拔高的數字五百三十五萬噸。毛一笑說,翻番到一千零七 十萬噸吧!王說,這是決不可能達到的。毛說,發動群眾一起 煉鋼嘛。毛的一句話,變成會議的決定,號令一下,全國遍地 煙火,煉鋼爐土法上馬,山林伐盡,科學已無用武之地。還談 什麼五年計劃。一九五八年的中國,在瘋狂、恐懼中度過。

絕對獨裁自廬山會議始

一九五九年降臨了。商品奇缺,糧食歉收,一九五八年造 成的惡果開始顯現,毛從自己警衛隊家屬餓死人的事實中有所 省悟,提出糾偏。以三級核算,隊為基礎,又提出價值規律。 毛怕警衛隊造反,全部換班。

七月,中共中央召開歷史上著名的「廬山工作會議」,會 上周恩來重新提出第二個五年規劃的草案。彭德懷給毛澤東寫 信反映他湖南家鄉農村的情況,批評「黨犯了小資產階級狂熱 病的毛病」,要求調查。會上張聞天、黃克誠、周小舟、李銳 等支持彭德懷的意見。結果,龍顏大怒,把「五年計劃」推至 一邊,當場掀起大批判,竟把上述人員打成反黨集團,並要求 在全國內展開肅清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運動。從此以後,誰都知 道不管你是對還是錯,誰反對毛澤東,誰就沒有好下場。總 之,這場運動,又不知多少人被打翻在地「我就是黨,黨就 是我」的毛澤東思想又不知造就了多少投機分子的抬頭。在這 麼尖銳的階級鬥爭環境堙A誰還敢再提第二個五年計劃。

一九六○年,中蘇決裂,餓殍遍野,我當時在青海的日月 山腳下勞動,青稞收成超過往年,可是,人民公社大鍋飯,也 照樣鬧饑荒,當天打下的糧食都被偷走了。公社黨委強迫實行 公社大隊食堂制,青海地博人稀,農民住房不集中,為了吃一 頓野菜青稞糊糠,社員來回行走十幾裡,農民家堛瘍K鍋全被 砸去煉鋼,餓死倒在農地上,是我親眼所見。

一九六一年全國仍在飢餓中掙扎,情況未見絲毫好轉, 毛澤東自動提出幾個月不食肉,又被當作佳話傳到邊遠的日月 山。國內環境極度困難,國際環境尤其惡劣,四面楚歌。唯一 的通道是香港。中國只能通過香港出口礦產品,以換取糧油等 急需品,香港英國政府發了中國國難財。

毛澤東退居第二線

國內情況如此困難,毛澤東難辭其咎,不得不宣布退居第 二線,劉少奇、周恩來、陳雲、鄧小平力挽狂瀾,提出八字方 針「調整、鞏固、充實、提高」。要求調整計劃指示,鞏固調 整方針,提高生產與生產標準。其實是要保證國有糧、民有食, 以求安定,全國因此未發生大動亂。 德國有句很不好聽的俗語:「他在前面拉屎,後面別人替他 打掃」。當時的情況就是如此。可憐的中國知識分子受到儒家思 想的束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明明看到毛澤東亂施淫威,仍一 切惟命是從。

一九六一年底劉周陳鄧在中南海西樓召開「西樓會議」,毛 未參加,會議認為國家處於經濟危機非常時期,必需採取非常措 施,如進口食品,高價出售糕點糖製品;鄧子恢提出包產到戶 ,以恢復農業生產,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工業要退夠,達到切實 可行的指標。劉少奇對上述觀點不敢拍板決定,電請毛澤東點頭 後,才開始實施。可見毛澤東即使退居第二線,還是他說了算。

就在當時最困難的時期,毛澤東親自向老百姓提出「新三年 ,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同時,柯慶施在上海西郊﹝現為 西郊賓館﹞為毛澤東和江青修建行宮。我於八十年代親自參觀過 ,僅僅是寬大的盥洗室四壁及天花板地板,皆為世上稀有的深紅 色和黑色大理石砌成。包金水龍頭,毛澤東的澡缸可容納四人, 江青的澡缸有進口的水下按摩設備,皆是國外進口。毛非但未予 批評,還百加贊許,從此,全國各省市,包括青海的西寧都刮起 為毛澤東造行宮的風。

「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

一九六二年一月,中共召開七千人大會,從公社書記、縣、 區委書記、地、委書記、中央委員、中共黨政軍負責人,雲集北 京。劉少奇將國內形勢及西樓會議討論精神作了發言,實際上是 借此糾偏,對反右傾的平反。毛對此發言非但未公開反對,還作 了肯定並主動承擔責任。最後他還說了句風涼話「你們白天 出氣,晚上看戲,兩乾一稀﹝指大家在旅館吃好飯﹞,皆大滿意 。」但是他心堿O耿耿於懷的。

同年九、十月,中共「八屆十中全會」在北戴河召開,毛澤 東忽然來了一個回馬槍,做了一個「矛盾、階級、階級鬥爭」的 發言,再次強調「國內階級依然存在,在政冶上。思想意識上存 在著敵對階級,他們時刻想復辟、想變天。所以階級鬥爭更激烈 尖銳,要年年講,天天講,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毛的態度 急轉直下,開始攻擊劉少奇等人。這為後來中共階級鬥爭擴大化 ,文化大革命準備了理論基礎。

按理說,從一九五八到六二正是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執行時間 ,人們早就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丟在一邊,到後來都不知道,第一 個五年計劃是從哪一年算起的。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