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有所司通力合作-金管局與銀監處應分家

 

信報 2001年06月01日

林行止專欄

筆者不止一次指出,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先生是建制中第一能吏,他不僅合理合法地創設金管局這個超級部門,而且把銀行監理處納入其門下,更重要的是,在聯繫匯價受衝擊時,他會說了「狠話」,指出不惜把利率提高至六百厘(其後修訂為六十厘,因為此水平以上是非法的高利貸利率)以及把利率壓低至負數(負利率曾經出現,是香港物業泡沫的元兇),務求確保七點八屹立不倒。換句話說, 他不理會香港人的死活,不理香港經濟的盛衰,七點八是他工作的單一目標;他的決心,使他與七點八之間劃上了等號,因而予人以沒有任總裁七點八便岌岌可危的錯覺和假象!事實上,在現行機制之下,任何財金官員都能使七點八穩如泰山。

無論如何,任氏捍衛七點八的「鐵石心腸」,成為他向北京表示效忠的最佳手段,由於人民幣離成為世界流通硬貨幣之期尚遠,港元和美元之間固定匯價,對中國通過香港吸納外匯大為便利 ─ 中國有形商品固然可通過港元而換成美元,國內企業亦可利用香港股市集資(據聯交所主席不久前透露,一九九三年以來,國內企業在香港集資數額已達四、五千億港元)。由於匯價固定,等於國內資產可通過香港股市化腐朽為神奇地變成外匯,具有這種可以協助國內經改的匯率機制,是香港能夠享有「五十年不變」的一項要素,而事實上,就外貿角度看,直接使用美元或變相使用美元,的確較為便捷,有些國家把本身的貨幣廢掉,改用美元,除把經濟命運交給美國聯儲局之外,還等於連國家尊嚴亦不顧;但英國和中國都是一方之雄,在他們統屬之下香港豈可無幣,因此不直接「美元化」(dollarization),只是實行聯繫匯率,唯聯儲局決定香港貨幣政策的命運不變。

上面的分析告訴大家,維持七點八兌一美元,雖對民生不利,卻是政治正確,這點經濟代價,香港人因此要承受的:由於這種緣故,金管局為避免香港政客介入,以「保證聯匯制度不會輕易受政治力量推翻」,其要求有相對獨立(世上沒有絕對獨立的央行)的法定地位,是有其道理的,因為若非如此,當聯儲局微調貨幣政策(調整利率水平)以適應美國經濟現狀,令港元利率與本地經濟脫節甚至背道而馳時,便會招來本地政治和關注民生團體的抨擊,結果可能形成社會事件,……。

金管局捍衛聯匯,除了操縱利率,還通過對銀行的監管,這是當年金管局把銀監處收歸旗下的藉口,因為這樣它才能名正言順地審查、監督銀行的外匯交易,以確保聯繫匯率不會受衝擊;可是,銀監處獨立運作,同樣能夠發揮這種功能。因此,筆者向來認為任志剛有辦法說服當年的財政司,作出這種重大結構性改革,正是任氏能幹過人之處。在維護匯價穩定的前提下,循著任志剛這種「思想路線」,金管局其實可以無事不理,舉個極端的例子,香港經常出現群眾示威遊行,金管局可上綱上線,指這種現象會嚇怕外資,這即是說,經常有人上街可能使資金外調,結果令七點八受衝擊。上面的推論很合任氏的邏輯,但治安部門是否便要併入金管局?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政府部門(金管局雖口口聲聲說不是政府部門,金管局總裁「不是主要官員」,但它必須向財政司報告這一事實,說明它實際上是政府部門)各有所司、通力合作,達致行政長官設定的施政目標。金管局之吸收銀監處,可視為成功權力擴張的典型。可是,專管貨幣發行及外匯管理的金管局,和監督銀行運作的銀監處在業務上有本質上的差異,它們雖「同處一屋簷下」,卻無法合為一體,因此,現在是時候對它們的結合作深入檢討的時候了。

一如五月三十日本報「社評」的分析,金管局要避免政治干預,「拆局」即把銀監處「物歸原位」,是最合適的安排。這即是說,「分拆」後金管局專管聯繫匯價及外匯基金投資,這方面的工作可以不接受香港政客的干預,只要一心一意盲從聯儲局的利率政策,便可保七點八於不墜(當然金管局亦不是絕對獨立的,因為北京為配合其外匯政策,在必要時難免對聯繫匯率的「定價」有意見),不過,投資贏虧的透明度有待提高,其管理的數千億元畢竟是港人數十年的積蓄。因此有利可圖固要交待,像今年第一季般虧損纍纍,其原因納稅人是有權知道的,比方說,金管局持有歐羅及日圓的理由 ─ 這是它本身的主張還是受外匯經紀的說服 ─ 大家便有興趣了解。金管局手上尚有值五百億的港股,這批股票如何處理?所收股息是否較持美元債券為佳?相信港人特別是投資者都翹首以待公布。

至於銀監部分,從金管局獨立出來後,可考慮把不同金融監管機構併為一個超級監督部門,因為其業務範疇與民主有關,因此須接受立法會監督。

本來,金管局如果回復貨幣發行即管理聯繫匯價的「本來面目」,可以獨立不受財政司管轄,就如聯儲局與財政部的涇渭分明;可是,它如果兼負外匯及證券買賣之責,財政司便有權過問。近日市上盛傳金管局有意成立非政治化的「管治委員會」,它將成為金管局與財政司之道的「防火牆」,意味此局之設,將令後者無法過問其業務,這種設計可說相當縝密,而且理由充分;可是,如果真的如此,結果只會令它成為一個無人管的獨立王國,因此此「計」萬不可行 亦是基於這種設想,筆者反對由金管局自置物業,它應當有一間很配合其掌握萬億財產「身份」的體面辦事處 最好由港府興建一座大廈把所有重要部門包括金融部門納入其中,但業主應該是港府而非金管局,此一原則是不可更易的。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