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匯種下經濟禍根

 

信報 20010903

投資者日記 曹仁超

Home

去年3月科網股泡沫破裂後,港股只有高風險而無高回報,股市投資者不但跑輸債券持有者同時跑輸銀行定期存款戶。以941月為起點,當天恆生指數12599點,至今快八年了,恆生指數連保本亦做唔到。換言之,晌任何高潮時入市買股票者都付出沉重代價;733月恆生指數見1774點入市,除了81年一度見181O點假突破外,一直要等到864月才打破1774點上阻力,前後共十三年;呢段日子香港GDP仍是高增長期。

978月恆生指數16820點,除了去年327日假突破見18397點外,恐怕有一段極長日子恆生指數都無法再接近16820點!不過,政府會否再度入市?此消息必支持多次反彈,但反彈之後又跌番,港府入市害人無數就係咁解。

晌政府承認第二季GDP只增長05%的壓力下,擔心本周恆生指數萬一點可能失守。依家失業率已達47%,估計年底前見51%;加上樓價下挫,過去一年更多投資者晌科網股損失、擔心失業、返國內消費、前景暗淡等等,都對股市形成進一步壓力,四年內經濟有多次危機,二次衰退,除了公僕,都咪話唔傷。

829日阿虫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指出香港經濟三大死結即本報所說的壓在港人頭頂三座大山 一、聯匯制度;二、內地消費;三、公務員太肥。呢D同本報同仁的睇法百分之百同調。此乃好事,能夠面對問題,問題已解決了一半。聯匯制度已存在十八年,過去一而再、再而三錯過最佳廢除時刻;例如89年六四事件後,中國政府為轉移群眾注意力,讓人民幣逐步貶值以刺激經濟繁榮;香港經濟亦受影響,進入過熱期,但美國經濟進入安全著陸期。

當時我地需要加息壓抑經濟過熱,美國需要減息令經濟安全著陸,行止兄同我老曹以至社論,當年一再提議放棄聯匯制度及加息以阻止香港經濟過熱,但抱殘守缺的高官威脅實施負利率(存港元由銀行收存款利息的真正負利率)捍衛聯匯,威風八面,我地班小民即刻唔敢開聲;可是種下今天香港經濟的禍根!

896月起,香港追隨美國減息,令當時已供不應求的住宅樓價出現火上添油式上升,平均呎價由當時一千八百四十二元升至97年第三季的一萬一千六百五十八元,升幅五倍有多;如政府接受本報的意見,晌90年取消聯匯制度,樓價晌供不應求下仍會上升,但肯定唔會升五倍咁多!部分升幅由港元匯價上升抵銷,部分升幅由利率向上(無聯匯制度,香港可按市場供求而調節利率)抵銷。匯率及利率起緩衝作用,假設90年至97年樓價只上升二倍,即由每方呎一千八百元升至97年的五千四百元(呢方面可參考新加坡90年到97年的成功例子)。  

977月因政府取消賣地限制甚至推出八萬五政策令樓價回落,我地仍可利用港元匯價貶值兼減息作為緩衡,相信最大跌幅唔會超過三分一(7374年石油危機時,本港樓價回落三分一;8182年中國政府宣布977月收回香港主權影響本港樓價回落三分一),即本港樓價由97年每方呎五千四百元,回落到三千六百元,完全唔會產生負資產問題。聯匯制度不但令90年至97年第三季樓價狂升,亦因98年高官決定挾息令樓價暴跌,結果產生二十多萬負資產家庭,苛政猛於虎,任新郎應自省矣。

政府瘦身要睇阿虫

有人把樓價回落責任退向居屋政策上,我老曹認為唔係太正確。眾所周知,我老曹一直反對政府興建居屋,理由係政府無責任幫市民置業及政府不應與民爭利,但居屋從來無影響私人樓價,由79年政府決定興建居屋開始,到977月為止,私人樓價坐火箭甘上升,晌甘情況下,點解停建居屋可阻止樓價回落?政府停建居屋理由唔係托樓價,而係政府無責任協助市民置業,政府只有責任解決市民居住問題,任何社會都有2020.5%貧窮者需要政府照顧,此乃我地要建社會上的安全網之理由。依家政府晌呢方面已超額完成,超過28%家庭入住公屋。

今天問題唔在公屋供應不足,而係資源錯配,令唔少唔應該再享受有公屋的家庭佔用資源,反之,應該入住公屋的窮等家庭卻乏人照顧,此乃資源錯配結果而非資源不足問題。晌聯匯制度刺激下,造成90年到97年樓價飛升,私人機構及政府為留住人才,薪金亦隨樓價三級跳。977月亞洲金融風暴後,私人機構裁員的裁員、減薪的減薪,今年有盈利的大企業完成裁員10-18%後加薪3%4.25%,政府部門從來無大幅裁員,卻追隨一流私人機構加薪。港人薪金偏高形成企業競爭力唔及外國,最明顯如國泰航空(293),其股價晌過去十二年有波動無升幅,證明國泰已經唔夠外國航空公司競爭;其他如購物天堂的消失,外匯買賣中心流去了新加坡。

977月前港人忙於炒樓而不自覺,一旦樓無得炒,問題便紛紛湧現出來!薪金成本令本港企業競爭力全面被削弱!新加坡政府公務員帶頭減薪7%兼坡元貶值,但本港晌通縮之下公務員卻加薪兼港元匯率無變,你話D公僕有幾肥?阿虫大叫瘦身,方向正確,如搞得掂班你的公僕,算佢有料到。我老曹去年3月開始瘦身,希望兩年內減少體重22%,至今十八個月過去,只減了8.9%,依家面對美食誘惑及做運動辛苦,唔知幾多次想放棄!阿虫將面對公務員團體壓力及工會壓力,必須有強如牛仔總統或鐵娘子的堅強意志,不惜與天下人為敵,才能完成公務員瘦身行動。阿虫有無辦法,我老曹依家「疑中留情」!

樓價狂升暴跌帶來後遺症,愈來愈多家庭變成負資產。佢地係聯匯制度下受害者,處境值得同情,但政府又能做乜?以政府動用千億救市的辦法,政府好應該津貼負資產者。不過,如有二十八萬負資產家庭,每戶補貼一百萬元,可用去政府二千八百億元儲備,超過財政儲備一半,雖然條數犀利,但因有救股市大鱷先例,D負資產者條氣唔順也。

問題非一朝一夕產生,因此亦不能一朝一夕可以解決,83年至97年聯匯制度令香港經濟逐步走向非理性亢奮,甚至阿虫有心解開聯匯之結,亦必須按部就班,我老曹曾公開話過聯匯如吸毒,最初好過癮,成為癮君子後,骨瘦如柴;83年至97年係聯匯制度過癮期,箇段日子本報言論被視為異端邪說。

依家香港已變成癮君子,甚至決心戒毒,亦唔一定成功,戒毒期不但漫長而且辛苦,所以事前最好不要吸毒;可惜港人甚至教曉中國政府吸毒,941月人民幣同美元掛勾,香港的例子,中國經濟由94年起有十多年過癮期,如不及時戒毒,十多年後一樣變成癮君子。政府即使決心戒毒,根據倒轉「J」理論,香港經濟短期不但無法好轉,反而進一步惡化。

取消聯匯時有二 一、經濟向好期(例如90年香港);二、經濟最衰期(例如988月。如98年政府唔係入市支持港股而係宣佈取消聯匯,由於當時香港經濟已衰到貼地,衰無可衰,依家香港經濟已戒毒,成功進入復甦期,呢方面可參考92年英國首相馬卓安決定取消英鎊同ECU(今天歐羅前身)掛鉤,當時英國經濟繼續衰多三個月,93年起便一直繁榮到今天!依家香港經濟既唔係向好期,又唔係衰到貼地,暫時聯匯制度不能廢(有決心戒毒,亦應該有一連串措施協助才可),因為香港已是瘦如火柴枝的癮君子,好難捱得起戒毒的苦楚。

高官少D出鬼主意

短期而首言,政府能夠做的事其實已經很少,眼前境況係「鬼叫你窮、頂硬上!」還是少安毋躁,埋頭苦幹。高官人工加佐,但講少D出主意。什麼「開發大西北、港人想窮都難!」;什麼「北水南調」真係嚇死人無命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83年正牌肥彭為解決當年「近憂」而種下今天港人苦果;97年如不自量力地去高價買樓,亦造成負資產的苦果。

政府預期第三及第四季GDP增長率接近零(我老曹恐怕係負數),並修正今年5月份預測全年GDP增長率由3%改為1%。其實衰退並唔可怕,一如冬季亦無乜好驚,衰退可怕理由只係人們無做準備,即我老曹常說的「著住條泳褲過冬季」,咁就唔凍死都肺炎。

做好準備的人反而感到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除了上帝,無人能改變經濟盛衰循環(包括凱恩斯同格林斯平)。因此應該用平常心去迎接每一個衰退,學曉「春耕、夏忙、秋收、冬藏」。冬天死亡的只是夏天尋歡作樂的蝴蝶,決唔係勤力採蜜的蜜蜂,如閣下選擇做蝴蝶,97年前嘲笑蜜蜂的勤力,依家又可以怪得邊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