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技救港》讀後有感

Home

林行止    信報 2002/10/22 

林森池先生是香港第一代服務於知名外資機構投資公司的金融分析家,近年已少談世事,但
有感於香港回歸後財政情況急轉直下,多年財盈突現疊疊赤字的窘迫境況,心所謂危,遂興起財技救港的構思,他的訪問記昨天在本報發表,整整一版,充滿創意、無一虛言,值得各位尤其是財金官員花時間仔細研讀!

香港證券市場發達,衍生工具不遜其他市場,可是,不少投資界人土認為不可或缺的債券市
場卻一直無法開拓,箇中原因,主要是客觀環境沒有這種需求,過往政府年年錄得財政盈餘,即使偶有財政捉襟見肘年度,多賣二三幅官地便足以把形勢扭轉。在這種情形下,等於政府不必借助債市籌措資金,沒有政府這個大主顧,香港的債市便徒具空名,不成氣候。

當前香港面對財政拮据苦況,其成因已是老生常談,不必再提,而在眾多排難紆困的提議或政策之中,確有不少言之有理,亦可解一時之厄,其奈與香港面對通縮的大環境格不入。如今
經濟增長放緩〈遑論負增長〉、失業率高企、凍薪減薪是普遍趨勢,加上通縮已持續了四十七個月,面對這種令人沮喪的經濟景象,政府不論中外,大都會採取有「江湖救急」效應〈對於財政政策的副作用,筆者知之甚詳亦寫過不少評論,這埵]此強調是「江湖救急」的〉凱恩斯財政政策,即以增加公營部門開支、大搞公共建設,必要時政府不惜舉債,籍以刺激投資、提高就業、增加消費,達到再造繁榮的目的。香港本來亦可能走這條路,行政長官七月初的就職演說中指出未來若干年要在基建上投入六千餘億港元,便本此意。然而香港正面對纍纍財赤,在未有一套完善策略之前這樣做,港英時期多年累積下來的三千餘億財政儲備很快便不敷應用,理論上,這雖不會影響已有足夠外匯儲備為後盾的聯繫匯率穩定性,但外匯炒家說不定會趁港人心虛怯而興風作浪,擅於看風駛舵的香港人亦會拋港元以防不測,結果必然對香港經濟帶來不利衝擊!基於這種考量,財政司司長日昨才有收縮沒有經濟效益基建的說法,這與行政長官的意向「背馳」,卻是他難為無米炊的心聲,這本為記謹慎理財之正道,可惜和凍薪減薪
裁員一樣,會對經濟增長產生消極效果,對被通縮煎熬已快四個年頭的香港經濟,無異雪上加霜。當前民意對政府施政高度不滿,若再於通縮持續之際厲行緊縮政策,恐會引起社會不安,因而是目前特區政府承擔不起的「經濟正確政治不正確」構恩。

治通縮應採用擴張性即有通脹效應的政策,這便是上面提及的凱恩斯古老藥方,不過,財赤
之下資金何來?筆者過去雖曾數度建議政府發行債券,但並無提出具體可行方法。昨天拜讀林森池的《財技救港》,其所提議的辦法,看似「翻天覆地」,其實簡單、有效、可行!林氏建議特區政府仿效六十年代新加坡政府,成立一家政府全資擁有的「香港投資公司」,發行孳息六厘八〈比美國國庫券高二個百分點〉的三十年債券,發行額四千億港元,以官地作保證〈用售地收入支付孳息及贖回到期債券〉,然後動用籌得的一半資金約二千億,收購地鐵、九鐵、機管局及各條收費隧道,進行資本重組,這樣做等於政府以官地作保證,把上述這些基本設施「港有化」,有違小政府的精神,那當然並非林氏的原意,在他的縝密構思中,未來在適當時機,這些「港有企業」都應陸續上市,「將為政府帶來巨大收入」。根據林氏的估計,政府「日後出售這些資產時,賬面上的溢價可以為政府帶來一千零二十三億純利」,而在發債過程中,「政府亦可獲利六百四十億」,在財赤前景悲觀之下,政府獲利——由投資市場提供而非「打劫」普羅百姓——是重大好消息。至於這些盈利從何而來,林氏說之甚詳,這要不引述了。應該強調的一點是,林氏構思的辦法只能使港府暫度難關,香港能否從此起死回生,要看政府能否作出結構性改變而定。

外資是否有港元貶值、擔心「賺息蝕匯」而對特區債券缺乏興趣?筆者不得而知,不過,更
合適的做法是,除高息誘因,政府應以實際行動展示其對七點八的信心。發行巨額高息長期債券,理論上外資必有興趣。〈外資若大量流入還有強化聯繫匯率的副作用〉,但政府對七點八聯匯不變只停留在空言保證上,其三千多億港元財政儲備仍是以美元為主的外幣〈外匯儲備悉數購進美元,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但財政儲備亦如此,徒顯有關當局心中有貶值的陰影〉,換句活說,只有把相當部分的財政儲備購進「香港投資公司」發行的債券,方足釋人們對聯匯可能有變的疑懼!

政府購買資產〈基本設施〉,與動用財政儲備直接吸納籃籌股,異曲同工。並非創舉,因此
在本質上以至技術層面俱不應有問題。這堶n強調的是,「香港投資公司」必須招聘有管理經驗、有責任感和有專業知識的專才出任行政總裁,過往那套調用公務員的陋習已證實不可行;公務員中確有若干能幹之士,但他們都講使命、談抱負、懷理想〈起碼表面上俱如此〉,這些與全心全意為公司牟利、為股東賺錢風馬牛不相及的通病,把一家數千億的公司交給他們負責,港人是放心不下的。

筆者再一次希望關心香港前途的讀者讀讀林氏昨天那篇極富啟發性的訪問,同時希望行政長
官和他的問責高官們特別是財政司司長和金融事務局局長不可錯過,如果當局拿不出更佳的辦法在財赤持續之下刺激經濟,林森池的構思值得你們仔細思量!

十多年前筆者在這堣猺z「鸚鵡救火」的寓言,現在覺得仍有現實意義,抄錄如下:

櫟園《書影》有這樣一則寓言:「昔日鸚鵡飛集陀山。山中大火,鸚鵡遙見,入水羽,飛而灑之。天神曰:『爾雖有志意,何足去也?』對白:『嘗僑居是山,不忍見耳』」。

這則「寓言」感人至深。它告訴我們,當與我們有關係的地方發生災難時,大家不應袖手旁
觀,即使力量微薄,亦應盡一分綿力。鸚鵡在遠處見牠們會經棲息的山頭失火,竟入水浸濕羽毛,飛臨災區,灑下翅膀上點滴的水救火;更重要的是,牠們並非不知道能力有限,但仍不畏危難,見義勇為,這種精神,正是目前香港人所應仿效的。

香港人的確應學習救火的鸚鵡。鸚鵡「嘗僑居是山」且有救火之心,我們不僅「仍僑居是地」,而且都為本地的安定繁榮流過汗出過力,現在又何忍見火不救!過著清閒優遊生活的森池兄
,竟然不辭辛勞、精竭智想出「財技救港」之法,諒亦出自一點「鸚鵡救火」之心,有關當局實不應失諸交臂。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