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2002 年 11 月 

董特首、尊夫人、何特首、各位同事,各位朋友。

  感謝董特首、特區政府和各界的朋友的深情厚意,今天舉行這樣盛大的宴會來歡迎我和我的陪同人員。 藉此機會,我向香港的廣大同胞表示我們最真誠的問候和最美好的祝願,我也要對在座的各位同事、各位朋友, 你們在進行香港的事業中間,所做出的艱苦的努力和傑出的貢獻,我對你們表示由衷的敬佩和衷心的感謝!

  我們黨剛剛召開了十六次代表大會,選出了新的中央,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新的領導集體, 我相信我們新的中央委員會集體領導班子將會高舉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的偉大旗幟, 按照「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的要求,全面的建設小康社會、完善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創造更加輝煌的業績。

  我也相信,黨中央、國務院將繼續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 我們也將繼續、始終竭盡全力,動用我們一切可以動用的資源和手段,促進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香港當前面臨很多困難,但是我們始終認為這個困難主要是歷史原因形成的。

  幾十年以來,香港的同胞用他們艱苦的創業精神,創造了香港的繁榮和輝煌, 但是在繁榮的景象中間,也積累了泡沫,在成功的喜悅中間,也埋下了隱憂,再加上亞洲金融危機的爆發, 那麼這種結構性的矛盾,就暴露出來了!造成這種困難,絕對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 但是我相信香港在董建華先生和特區政府的領導底下,一定可以克服這個困難。

格林斯潘不一定比我好

        大家又問,你作為國務院的總理,有甚麼治港良策?那我很坦率的告訴大家,我對香港並不了解, 我可以講一個故事,我記得1998年的時候,美國克林頓政府的副總統戈爾,(其實他最近到過香港)他見我,他說:「聽說你很崇拜 Mr. Greenspan(格林斯潘),我聽了,我不太高興。我說,我很尊敬 Greenspan 先生,我願意向他學習,但是他在美國幹得很好,到中國來不一定幹得比我好。」( 笑 )

         我因為在中國搞經濟半個世紀多了,50多年了!我對於中國經濟的每一個脈搏的跳動, 我都還是聽得出來的,但是我對香港的知識,僅僅限於每天看兩份香港報紙,有時候三份, 我沒有在香港生活過,就憑我這兩天,每天看兩份香港報紙,就能夠提出治港的良策,那是江湖醫生!


港可憑自己力量克服困難

     但是我完全相信這一點,就是克服香港當前困難的力量和辦法,就存在於香港的體制之中, 因為香港具有十分開放的經濟體制,比較完善的法律制度,效率比較高的政府公務員, 特別是有一大批優秀的企業管理人才,跟世界各國有蚍s泛的聯繫。 是世界、亞洲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服務中心。香港的優勢並沒有喪失她的競爭力, 她的實力依然存在,她完全可以憑茼菑v的力量,克服當前的困難,我的這種認識來源於分析, 環首世界,我們沒有看見,「未見幾家歡樂,但見幾家愁」。

        我們就講日本,日本已經是多年的經濟停滯,她的結構性矛盾,並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現在也沒有看到她的復甦的[象。今年11月不久以前,我在柬埔寨開會,「十加三」會議, 我見了小泉首相,中、日、韓三國領導人會晤,會後我對小泉首相說:我說我完全支持你的改革,儘管遇到很大的阻力。你現在所用的這些方法,我在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後, 我都用過、你們也用過、你們前的兩屆首相也都用過。但是你們執行的這種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沒有我們一貫,沒有我們堅決,也沒有我們真確。如果我今天處於你的地位的話,我也會像你這麼做,我希望你成功,所以這種困難不是一家。

  看歐洲、歐洲的經濟比較有活力,但是她的增長也是很低,她的失業率很高呀!我們不是說香港失業率很高嗎? 但是歐洲、歐盟國家平均的失業率是百分之十一。德國、法國都在8.7%到8.9%之間,香港最近的數字, 已經下降到7.2%了,那你跟歐盟比,你還望塵莫及!


搞壞香港豈非成民族罪人? 

      不可能!現在需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還有最困難的時候到來,還要進行第二次創業, 但是我完全相信這一點,香港能夠克服這個困難,能夠重振雄風,希望望寄托於我們:香港的六百萬人民!特別是寄托於我們的年輕一代,寄托於我們香港的大學生,寄托於昨天到機場去歡迎我的那一些可愛的中、小學生……希望在他們身上。我希望全體香港人民,都應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 準備以前輩們所發揚的那種精神,進行第二次創業。

        香港的前途是光明的,我們總是以有香港而自豪,我就不相信香港搞不好。不單你們有責任,我們也有責任,香港回歸祖國,在我們的手媟d壞了, 那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不會的。


《獅子山下》精神令人感動

        我記得梁錦松先生,梁司長,你在不久以前,我看報道,你唱的還是唸的我不記得了,《獅子山下》這首歌, 我沒有看過,這個電視劇我也沒有看過,更不會唱,但是我叫他們把歌詞找來了,我看了一下, 是顧家煇先生作曲、黃霑先生作詞、羅文先生演唱。 在錦松那次唸這個詞的時候,羅文先生還沒有去世,但最近他已經去世了。 但是我相信,他對香港所作出的貢獻,會永遠銘刻在香港人民的心中。我看了這個歌詞以後,我很受感動, 我相信在座參加創業的這一些老前輩,更有這種感受。因為他的每句話,都充滿了真誠的感情, 而這種真實的感情會永遠發光。


我愛香港

        我現在就唸那麼幾句,跟大家為香港前途而共勉。 本來這個歌詞,應該是用廣東話唸才押韻,如果我這個廣東話唸,「冇底」對不對?「唔得!」剛學的沒有說好、 沒有學好。我想我們的感情是共同的。我唸,「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拋棄區分求共對,放開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同處海角天邊,攜手踏平崎嶇,讓我們大家用艱苦努力, 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我愛香港,謝謝!


        我沒有甚麼重要指示,重要指示報紙上都有了,在座有沒有香港記者?並非避荍A們, 在座如果有香港記者,我講話就要小心一點。(笑)

三千億外匯董特首你有份

  今天我很高與同大家見面,這堸ㄓF董特首伉儷外,中央駐香港聯絡部、外交部駐香港特派員公署、 中央政府駐香港部隊的領導,中資機構的老總,我都說到了嗎?差了一個我就得罪人啦。(笑) 我向你們表示衷心的感謝,因為你們為我這次訪問香港(不算工作視察)付出了很大努力,非常辛苦, 所以我要向同志們表示衷心的感謝。(鼓掌)

  那麼講甚麼呢?我講甚麼你們都知道,還是講講剛剛在北京結束的十六大,十六大選出新的中央委員會, 領導班子,我想我們大家都感到很高興。這些同志不但享有年齡的優勢, 實際這埵釣レP志,比我進入中央領導機構更早,錦濤同志比我早好幾年,家寶同志任正部長時, 與我差不多同時間,他們都很有經驗,但年紀比我年輕很多,所以我們相信, 新的中央領導及其班子一定能夠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的偉大旗幟, 根據三個代表的指導精神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完成我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建設,創造更輝煌的業績, 我們完全相信這一點。

        我們也完全相信,新的領導班子也一定會堅持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為了促進香港的繁榮與穩定,黨中央一定竭盡所能,促進香港的繁榮與發展。 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促進香港的繁榮與發展。這是毫無疑義的。我想我們中資機構, 在香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香港是一個完全市場經濟的體制,香港的管理水平、人材素質都比我們內地高, 所以同志們在這個地方,要抓住這個最好的機會,來學習、來鍛煉自已。在市場經濟這個大洋里去遊泳。 

        這對建立我們的市場經濟小康社會都是大有好處的。這堿O出人才的地方,所以大家不要辜負這個機會。 因為很難得,想來的人很多,祗有你們來了。另外,大家應該根據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 堅決支持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領導班子,支持他們勤政,做好香港的工作。

  香港當前確實面臨荍x難,但我毫無疑問地認為問題是歷史遺留下來的,或者說主要是歷史遺留的, 確實,這幾十年,香港人民用她的創業精神,創造了香港的繁榮與輝煌,但同樣毫無疑的,在這繁榮的景象中間, 積累了泡沫,在成功的喜悅里面,埋下了隱憂。所以今天特區政府面臨的困難,不是一年兩年造成的, 這種經濟周期的問題,回歸前也發生過好多次,大家都記者很清楚。這種結構性的矛盾,它要爆發, 要經過一次的積累時期,就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也就是亞洲金融危機期間爆發,這種必然的現象, 是大家要客觀分析香港當前困境的原因所在,是誰造成的。不能把功勞歸於英國人,問題責怪董先生, 這是不公平的。

港競爭力未減

  香港的優勢還在,競爭力並未減弱。儘管有各種抨擊,但我 始終認為香港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在中國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當然,我不是 說香港的困難是很容易克服的,是很快可以解決的,如果我這樣講,那我就是騙 人。因為結構性的矛盾,都不是容易解決的。你過去的結構太單一了,都是房地 產,不能說都是房地產,但都是靠房地產一枝獨秀,現在進行結構調整,談何容易。

        日本就是一個例子,當初它是何等的風光,至今已有十幾二十年的停滯,至 今沒有起色,所以這不是一個容易克服的困難。但是我認為,要用一切條件,來 克服這個困難。非常開放的經濟體制,完善的法律體制,比較有效率的政府管理 層,比較有效率的企業管理層,各行各業的優秀人才,與國際聯系非常密切,這 種地位與優勢,加上它背靠祖國這個廣大市場,有祖國作為它的堅強後盾。

        我今天跟董特首講了,我們有二千六百多億外匯儲備,如果加上外匯收入,我的外匯 儲備超過三千億,董特首你有份啊。我剛才講到,我們可以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 資源與力量,來維護香港的繁榮與穩定,我講的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香港完全自已有能力,來克服暫時的困難,我絲毫沒有 輕視這個困難,我也沒有開出一個時間表,說可以在多長時間內克服這個困難, 關鍵在於希望在於香港的六百萬人民,特別是年輕的一代。

  我們作為中央政府的代表,中資機構的代表在香港,我們一 定要有信心。那麼耳朵要張開,我們的頭腦要清醒,要客觀地評估香港的形勢, 我們相信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一定會偕同全港人民,同舟共濟,一心一意 地克服香港的困難。完全有這個條件,雖然我剛才說要在市場這個海洋里學游泳 ,可能你們有些老總已經學會了,但你們不要學得太精明了啦,精明到唯利是圖 也不行啊。

        我這是開玩笑啦,你不唯利是圖怎麼辦呀,不唯利是圖不就沒有市場 經濟了嗎?但是還不要忘記我們的身分,是嗎?我們一定要自律,不要忘記我們 大多數或者說全部都是共產黨員,我們還要維護這個大局。自律對我們尤其重要 。一個叫支持特區政府,一個是我們要自律。我們做任何事,都要考慮香港是一 個敏感的地區,敏感的地區。比方說,中國電信長途電話接入費的漲價,同志們 說老實說,這件事是小事一椿,但是你們看惹起多麼大的風波與誤解,我在十一 月初剛剛參加柬埔寨的十加三會議以前,才從香港的報紙看到這個報道,已經引起了一些軒然大波,我還來不及查這件事的起因。

        我一到柬埔寨(在座有沒有香港記者,李彤在不在?)香港記者就把我包圍了,中國電信為甚麼要加價,本來 對我都很友好的,突然一下子就質問,中國政府在決定加價的時候,有沒有考慮 香港人民的利益呀?我怎麼回答?我當然說任何政策都考慮香港人民的利益,香 港的事情首先要從香港人民的利益出發。我當場尚未查清楚,就說這是個企業行 為,我也相信,它是經過信息產業部批準的。

        他們問我,這是不是違規?這不涉 及違規的問題,我舉一個例子跟他們講,我們放開旅遊業,放開內地人民香港遊 ,「七一」的時候來的人很多,根據供求關係,旅館一下子就漲了好幾倍的價。 這是市場行為,我並不認為這是針對我而來的,市場行為反應很快的,同志們。 到十月一日來的人就不多了,它(房租)還是不能漲的呀。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 個東西。你們香港有人給我寫信,我也說這個問題政府可以協調,這是企業行為 ,你不要跟政府等同。」

  我回來就查啦,同志們,我看的文件有這麼一大堆呀(用手 指劃),秘書可以證明呀,從一九九九年開始看起呀。我今天跟你們講,這堶 門道多啦,名堂多啦,但歸根到底一句話,我們辦這件事情有缺點,「我們」首 先就指信息產業部,這個把香港打到中國的長途電話接入價提高到十七美分,這 是一九九九年就經過信息產業部批準的,在國務院也備過案,但一直沒有加。但 最近,信息產業部督促中國電訊要它加,你首先就是不懂政治,不看大局嗎。你 早不加,晚不加,卻趕在開十六大你就加(眾笑),而且你不懂市場經濟,你不 能干預的。

中電信不懂政治

  另外一個,中國電信的領導層,沒有經過很好的研究,就按照信息產業部的通知加價,時間這麼短,與香港的電訊商溝通還不夠。據說,周德強(中電信總經理)還要在美國路演,總裁都不知道。而在家堛漱H根據信息產業部的通知加價,欠慎重。有些報道說這個動作就是為了幫助中國電信上市,盈利更大一些,其實它有甚麼盈利呀,盈利才五萬美元。這說明中電信管理層對這個問題考慮欠慎重。一個是信息產業部幹豫不當,一 個是中國電訊的管理層還不是最高級的管理層,欠慎重。

        但是,這個問題有多大 呢,在我看來。不過,是小事一椿吧。因為電訊的結算是相互要沖銷的,就是香 港打過去的,內地打過來的,是要互相沖銷的,現在香港打來的,要多一點,算 起來。不過,是千把萬美元的事情,多了幾百萬美元,相當於利潤的百分之十還 不到。但是它正好乘機大漲價,然後將罪名都推到你身上,我不是怪他們,這也 是市場行為,企業行為。我並非責怪他們,他們是找了個機會漲價,但是我認為 這種漲價,也不必為此大惊小怪,這跟香港的旅館漲價也是差不多的。它最後還 是要退回來的。電訊盈科沒有漲價,我想它懂行,因為這對成本沒有影響,它不 會漲。九倉漲了不多,而且馬上退回去了,那麼漲價的誰呢,有沒有中資機構, 你們坦白交待呀。

        主要是中小電訊商。本來它競爭力不強,乘機就加價。這也是 市場行為。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本來跟消費者沒有直接關係,本來是 電訊商之間的一種結算行為,本來要不要跟消費者漲價,是另外一個問題,照道 理不應該漲價,但外界把這件事渲染得很大,所以我提醒大家,香港是一個民主 的地方,是一個敏感的地方,你們千萬要自律呀。香港電訊商加價是香港本身的 物價監管的問題。希望大家以後不要重犯這個錯誤。涉及到香港利益的,哪怕是 幾十萬美元,同志們都要考慮。

為港經濟添磚加瓦

  再比方說,香港聯繫匯率制,我們有個中銀國際,大家以為中銀國際是劉金寶那個中國銀行,我知道它不是,它是中銀總部的,它的總裁是我的一個學生,他發表了一篇文章,不是他發表的,是他的一個研究人員發表的,批評聯匯制,這在國內是允許的,各抒已見吧。因為聯匯制討論了很多,我看了許多,反對的也有擁護的也有,但你得考慮你地位特殊,因為別人認為你代表我的意見。

        文章一發表,匯率第二天就波動,反應非常快,董特首問這是否我的意見,我說我根本不知道,根本不是我的意見。這次來的時候,江主席也問我,這是怎麼回事啊,就是一篇文章引起的。江主席要我轉告董特首,這也不是江的意思。這個聯匯制度你們怎麼討論都可以,千萬別把我們也牽上。所以每一個人講話時,要考慮自己的身分及影響,因為這是一個困難時刻,敏感的時刻,很容易被情緒化。否則,不是給特區政府幫忙,而是添亂。

  我們一定要為香港經濟添磚加瓦,不要添倒忙,大家在此要抱著一個學習的態度,我們不如香港,我們干預很多,市場不規範,我們有很多問題,大家要謙虛。

  最後我想國內經濟的問,現在是最近十幾年來最好的,一至九月份經濟增長百分之七點九,全年預估超過百分之八。這個形勢太好了,我有恐高症,我怕太高了,太高了將來怎來辦,你能維持每年百分之八?今年國慶我到深圳去,我跟長春等同志講,你們要注意,有 市的房地產有些熱,空置率太高,而且還在增長。

        房地產公司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它們的資金是向銀行貸款的,另外,買戶的資金百分之三十至四十是向銀行借的,這就是說,百分之六七十的房地產資金來自貸款。特別是豪華住宅,其市場與廣大買家不相適應,靠台灣,靠香港,靠外國人來購買,價格越推越高,房子越蓋越多,深圳現在沒地了,要到惠州換一塊地來蓋房子,這樣的房地產怎能維持。你們是否要警易一下,深圳的明天,就是香港的今天。

        現在投資的增長,百分之六十靠房地產,房地產拉動鋼鐵工業,建築材料工業上去了,今年的鋼產量達到一億八至一億九千萬吨,相當於日本加美國的總和,在這個基礎上,每年還要進口二千五百萬吨鋼材,這怎麼得了,這把我們的鋼材建築等配套工業拉到這樣一個高水平,將來沒有這樣大的拉動力怎麼辦,難以為繼呀。如果這些高價房子賣不掉,風險就在銀行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