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一 後 的 形 勢 與 建 議

 

張立 商心國事

信報 2003/07/03

Home

董先生的去留

71日香港數十萬人上街,充分表達了市民對香港政府及董先生管治的不滿,董先生能否繼續管治香港,他的政令,即使是好的措施能否有效推行,使人生疑。有傳說,早些時候董先生向中央提出辭職,中央出於大局的穩定挽留他,並在經濟上採取實際措施協助香港,這是71日之前的事。

董先生還有4年任期,對他本人的誠意及品格,筆者很尊敬,但他確實缺乏駕馭大局的能力。朱總已直言:「議而不決,決而不行」,一語中的,而恰恰這是領袖大忌,因為這將使整套機器無所適從,一個社會缺乏方向感,人們看不到希望及出路,只有上街表示不滿。

香港市民並不要求董先生點石成金,即時改變香港的逆境,因為這不是任何一個人能做到的,這要時間及努力。但香港人渴望有一個領袖,能帶領大家共度時艱,走出困局;一個方向明確、能給大家信心與希望的人,可惜,董先生及其班子不能做到這一點。

除非董先生痛下決心改變「溫吞水」的作風,真正雷厲風行,是非分明,大刀闊斧處事,使人耳目一新,否則確到考慮辭官歸故里的時候。倘董先生真的離任,香港人會記得他的「苦努」,會尊重他的人格。

 

押後23條立法

對於引起71大遊行的導火線23條立法,筆者建議押後。

現在不去討論23條立法的必要與否,也沒有必要去研究,有多少人真的明瞭其內容,著眼點應是,既然這一立法引起如斯多人反對,而這一立法又是在香港施行,如果市民不接受,善法也變成惡法,好事也變成壞事,僅此一理由,押後是合理的。

香港政府應是香港人民的政府,以人民的意願為依歸,順應民意是從善如流。至於政客或官員之間的言語過激,或個人面子,較之人民的意願是微不足道的事。希望各方人士有此胸襟及情懷。

北京把23條立法交給特區政府執行,政治是講時機的,事實証明現在並非好時機,是其一;溝通不足是其二,既然時機未成熟,就應「放下」,給大家一個緩衝迴旋及反思的餘地。倘政府能押後立法,這一訊息無疑是正面的。筆者不相信,押後立法,中國的國家安全就沒有保障;反而強行立法引起社會動盪本身,已危及香港安全。

筆者多次說過不喜歡香港政治化,但當政治化已形成,亦毋須迴避,正如只能用金錢去解決生活困難一樣,政治矛頭也只能用政治智慧去解決。建議政府押後23條立法,緩和社會矛盾及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