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PA 令弱者愈弱

 

Back

信報,曹仁超日記

2003 年 10 月 02 日

九月瑞典的投票結果是反對加入歐盟,令人反思!到底加入歐羅區是好處多抑或壞處多?德國、法國、意大利等加入,呢D國家的經濟增長率同就業情況唔見得好起來;反之,英國、丹麥、瑞典選擇唔加入,呢幾年經濟增長率及就業情況反較區盟國家好!

在睇北美自由貿易區協議,墨西哥加入後反較未加入前經濟差,加拿大加入後過去幾年經濟及貿易情況亦唔見得好轉(值得一提係九十年代美國經濟欣欣向榮)。香港明年一月一日落實CEPA,省港兩地經濟更緊密合作真正影響如何?會否如特區政府所言「一定會更好」?兩地生活水平唔同,經濟互異,各有政治制度,一旦融合,必產生強者愈強,弱者愈弱情況。港元匯價偏高此一因素已在九十年代令香港競爭力漸失,省港兩地經濟進一步融合,強者愈強,弱者愈弱,本港人才外流可進一步提昇內地競爭力,中國產品更易進入香港,令本港CPI負增長持續。

任何事物一如銀幣必有兩面,97年7月特區政府只睇到樓價回落的好處,而唔考慮樓價回落所產生的害處,貿貿然推出「八萬五」,依家已證明害多於利。

CEPA如小心處理,可令優點盡顯,缺席減少,但如考慮不周詳,可能又係另一件好事變壞事。過去類似例子實在太多,例如數碼港現在已經變成豪宅區,又係特區政府另一考慮不周之典例。但願CEPA真係一如官方所言,而非部分人擔心般CEPA落實後,加快兩地薪金調整,進一步零香港消費轉弱。

香港同廣東省唔係紐約同費城,在同一政治制度同一福利政策下,紐約教育水平低者移到費城居住,因當地生活水平較低,收入少D生活仍十分愉快;反之,有野心的美國人便移到紐約呢個鬥獸場一爭天下,結果紐約人才薈萃,成為北美金融中心。

香港同廣東省政治體制唔同福利政策互異,香港低收入者或正在領取綜援家庭會否移入廣東省?移入廣東省後,低收入家庭子女在廣東省無法享受免費教育、免費(或極低收費)醫療、公屋等香港福利,綜援家庭更實去領取綜援資格。換言之,CEPA落實唔會令香港教育水平較低者移入廣東省;反之,如專業資格獲得互相承認,由於本港入口專才政策阻力重重,國內專才來港未因CEPA落實而變得容易,本港專業人士卻更容易回國內M食,未來香港同廣東省情況係紐約用費城相反,人家係低收入者外移,有野心者移入紐約,造成人才匯聚紐約;香港CEPA落實,低收入者不能走或唔想走,高收入者卻雞咁腳走,結果香港人才流失政府稅收減少,本港人口質素下降。

呢方面點樣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