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爾多新紅酒市況分析

 

HOME

信報  2003/11/01

張建雄 

法國每年到夏季,酒商們就空群推出去年新酒,所謂 En primeur,新鮮出窖的葡萄酒是也─其實也不盡然,2002 年的波爾多紅白兩酒,如今尚未入瓶,要提貨還待 2005 年春季,這些經久耐藏的葡萄酒才入瓶奉客。今日訂的是期貨,只不過這些期貨經過專客品嘗,有一定的水平,兩年後有何變化,各安天命而已。

美法交惡影響出口

「鮮酒上市」的號召是酒商急於「現金回籠」,取價不會太離譜,是理性消費的方法之一。舉個例子,1989 年的瑪高紅酒(Chateau Margaux),在 1990 年夏季 En primeur 價格是一箱(十二瓶)三千二百四十法郎,在法國境內提貨,外加 19.6% 的消費稅,出口則免稅。

至於外國的稅率則各地不同,瑪高紅折合今日的歐羅,約為480歐羅:1993年提貨,至今十年,即使算進十年的儲蓄利息,每箱成本不會超過一千歐羅,翻一下波爾多酒商(Negociant)的2003年酒價單,1989年瑪高一箱現價是六千五百歐羅,比同酒莊2002年的酒價五千歐羅還要高,所以用買價飲得暢快,用今日市價飲則非理性之至。

波爾多紅酒自從2000年摸頂以來,隨看經濟放緩,競爭對手增加,法國酒客的酒量
下降(年輕人酒量不如老一輩,或嗜好改變),加上美法交惡,2000年和2001年的出口量己無往日風光,出口量在 38% 至 40% 之間,法國酒商要加把勁了。

波爾多紅酒中的 grand cru 一般用五大來定位,五大(Margaux, Latour, Lafite, Mouton, Haut Brion)價位一定,其他亦依比例排位。所以看五大趨勢,便知酒價一斑,九十年代以來最叫得價的三個年份是 1990年、1996 年和 2000 年,近年「酒評家」開始力捧 1990 年,因為 1982 年己經有點年紀。

當然,五大是長壽酒,1982 年的價格仍比 1990 年強得多,其他 grand cru 則差距減小,亦買少見少,因為飲一支少一支也,但若以較新的 1996 年和 2000 年相比,則 2000 年優勝,如 2000 年瑪高是五千歐羅(每箱,下同),1996 年為四千四百歐羅。

Lafite 的 2000 年是四千八百歐羅,1996年是四千四百歐羅;Latour 2000 年是五千三百歐羅,1996 年則為四千歐羅;Mouton 2000 年是四千八百歐羅,1996 年則為四千歐羅;Haut Brion 2000 年是四千八百歐羅,1996 年則為四千六百歐羅。記憶中,1996 年的五大En primeur 時,五大全部一價,七千二百法郎,折合一千零八十歐羅,加法國 19.6% 消費稅,亦是一千三百歐羅而已,其中 Haut Brion 酒價跑贏其他四大。

紅酒年份一好淡三年

2002 年波爾多紅酒 En primeur 命運如何?年份不算差,大概和 1978 年的情況差不多,但鮮酒上市的價格比 2000 年要下跌 50%,酒商傷神,酒客則觀望,希望還有下跌空間,真有點股市熊市之味道!

人說一節淡三墟,紅酒年份大概亦一好淡三年,2001 年和 2002 年當然不能和 2000 年相比,2002 年的酷熱夏季,不下雨本是葡萄好消息,且看天公最後是否作美,目前言之過早。

2001 年的波爾多五大,En primeur 亦一律一千零二十歐羅(稅前),2002 年 En primeur 只能叫價七百二十歐羅(稅前),只有 Latour 定得高一點,是七百八十歐羅。

五大名牌跌幅最厲害

總之,五大跌幅是 24% 至 29% 之間,縱觀二至五級 grand cru 的跌幅,以名牌的五大跌得最勁,其他牌子在 2001 年已調過 ,所以 2001 年跌幅只在 10% 至 20% 之間。

筆者一向認為 grand cru 不必飲好年份而付出太多溢價。1994 年的 En primeur,筆者進了八箱,每箱平均一百五十歐羅,如今正是細品之時,2002 年再進入箱,平均價一百八十歐羅,算是有點通漲。但 2002 年的波爾多不是全都好,要有所選擇,上網看各路英雄品評,沙堬^金,還要看自己的愛好。但一瓶十至二十歐羅之間的梅繹 grand cru 己算理性消費
,波爾多迷也不假外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