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生 馬 拉 松

HOME

信報 2003/11/08

張總

Marathon Run 譯為「馬拉松」長跑可說是神來之筆,拉茠Q的馬只能慢慢跑,高速前進肯定跑不完這場賽事。

馬拉松是人生的縮影,在起跑點的那處毫不重要,能夠背得動那顆松,就可以起跑了,那些千方百計為子女作「策略方案」的父母,一是對自己的 DNA 毫無信心;二是對大環境毫無認知,只是跟潮流;三是不怕「好心蚢p劈」,後遺症都是欠佳的。

歷史上的個案,「小時了了,大未必佳」者不少,因為所謂「了了」是經營而來的,不是真的「了了」;「小時一般,大器晚成」的例子亦多籮籮,只是更多人恥如談及小時境況,成名後自有人經營小時「英明神武」的異像,此為「自傳實錄」的不實成因。

人生這段馬拉松,「盡其在我」之外,只能「隨緣任運」,緣盡情散,運到風生,看不開是自尋煩惱,但年輕人總愛如此。馬拉松路上,既可有策略上的戰友,相湍以沫,跑到抽筋,齊齊小休;但到了最後關頭,入了競賽場的最後一圈,最佳戰友,也即變成了對手,無敵是最寂寞,一個人跑最後一圈,勝了也不是味兒。

人與人間如此,地區與地區,國家與國家也更是如此;今日戰略夥伴,他朝戰略對手;今日的謙恭手下,他朝的嚴厲上司;兒時遊伴,老時冤家;全是一個緣。

替兒女安排一生是最愚不可及的,「留番啖氣暖肚」才是最佳自保法,年輕人需要自己決定生命的自由,任何障礙這種自家的行動,自然引起反彈,有傷婚姻 JV 的最終和氣,馬拉松最後一段跑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