揠 苗 助 長

信報 2003/12/6

HOME

王啟明

小城的銀行人頭湧湧,多是中年以上的年紀,拿看空白的表格準備填上銀碼,申請被吹噓的股票,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銀碼增大,彌補極度細微儲蓄存款利息上的侮辱。小城銀行存與貸利息上的寬闊差額,保持值得驕傲或羞恥的世界紀錄,小市民的利益被犧牲,造就銀行業的壟斷性地位,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間接造就花花綠綠的股票市場,再一次發揮興奮人心的利誘欲望。

吹開吹噓者的臉紗,很熟悉。他是一名吹奏非音樂性喇叭的高手,小城回歸黃河國前,無數股票投資者都曾經沉迷於喇叭效應,在愛國愛小城,更愛銀碼的欲潮中,為國產股票神魂顛倒。他與所屬集團使用的喇叭公式,千篇一律,每一次,透過一二分貝影響力的傳媒,吹噓某股票的某類型高利益或超額申請的數字,迷惑小城市民。

有一次,銀行需要徵用垃圾袋歡迎及容納申請股票的表格和支票,動人場面無愧地榮登世紀圖片的前列位置。剎那間,大部分黃河國股東難逃厄運,風光一陣子後,無以為繼,與牆紙共眠。希望小城朝廷或國家主持公道,與癡人說夢相距不遠。天網恢恢,喇叭高手的投資機構忽然倒閉了,被迫另起爐灶,他逍遙法外後,持續堅持他的吹喇叭本色。

小城求救於黃河國後,國產機構的聽命令文化,驅使他們選擇小城的股票市場興風作浪,延續小城市民希望以牆紙發財的傳統,延續喇叭手的高危吶喊。本來是一片苦心的宏願,給堰苗助長的方法染色,至於能否洗刷恥辱的歷史,在日後的無情歲月中,給予無知小城市民一點財富上的喜悅,言之尚早。始終無法寄予厚望。

這可以是一個雙重性的踐踏,協助散播小城大遊行抗議施政的種子。不知不覺中,愛國熱潮被國產機構的糊塗賬目降溫,卻沒有小市民勇敢地承認,因為他們多是踏入善忘的年紀,及在寬恕的氣氛與環境中長大。「當沉默並不等於儒弱,忍耐並不等於盲目」時,他們「才會挺身而出」。

歷史是無情的見證,高麗國、逞邏國都曾經是黃河國的部分,歷久不衰地接受黃河國的經濟支援。她們,都民主化了,都經濟自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