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 2004/05/03

記者:李慧玲 黎國剛

 

今年七月一日爭取民主大遊行,以至九月十二日立法會選舉,大家扭開收音機再不會聽到名嘴鄭經翰力竭聲嘶「煽動」市民上街或者投票 。他向本報坦承政治壓力令他窒息 ,不可以再暢所欲言,決定今日之後便「暫別」他主持近十年的電台節目《風波裡的茶杯》,但何時甚至最終會否恢復開咪仍未有決定。

 

      商業電台昨日發表聲明,宣布自今日起,《風波裡的茶杯》改由李鵬飛、梁文道及林旭華主持,但隻字未提鄭經翰動向。梁文道為擔任主持會辭去一台台長之職,轉任顧問。

      其實,鄭經翰封咪消息,早於上星期已傳得沸沸揚揚,但鄭連日來接受傳媒查詢時,一再重申「星期一(即今日)會在電台發表聲明交代」,不肯進一步透露詳情。

「我一直承認很膽小」

      上星期五,本報記者到商台旁觀他最後一日以主持身份,在《風波裡的茶杯》開咪。當時他雖然一再表示拒絕接受專訪,但在言談中終於承認政治壓力是他暫時封咪的其中一個原因。

      記者問他「封咪」與政治壓力有關嗎?他答得斬釘截鐵:「肯定有!政治壓力、政治氣候,令我窒息!」

   他說:「去年七一,有一些有背景的人突然約我見面,叫我少罵一些政府。然後,毓民和我先後被淋紅油,我好覺得這是一個訊號─毓民一輩子都欠人錢,為甚麼偏偏選這時候動手?而我,常常說我這有問題那有問題,如果真有問題,傳媒會放過我嗎?早已經做了頭條。」

   「最近,我好多朋友,有一些更加是好好的朋友,不約而同都來找我,告訴我中央領導怎麼看我、特區政府怎麼看我‥‥我家人好擔心,我自己,自從九八年曾經受襲、我承認我都驚。事實上。我見到好多朋友轉恁A我好沮喪。」

   「面對壓力,一是逃避,一是退縮,一是在前線繼續鬥爭。你可以說我選擇逃避,但我承認我很膽小,性命最要緊。」

「想多些時間陪家人」

   鄭經翰承認,雖然他感受到白色恐怖,但至今從未有人威脅他、強迫他「收聲」;他近年經常返回深圳消費,過關也從未遇過任何麻煩。他也特別補充,作為他僱主的商台,一直給予他最大空間,從末干預過他。

   他也強調封咪不是基於政治壓力單一原因,家人、健康,以至個人「做了十年,想休息一下」,都促成他今次決定:「我最近耳水不平衡好嚴重,壓力大、人又好沮喪。醫生也說我最好休息一下。」

   「我兒子明年到外國讀大學了,我想趁現在多些時間陪家人。」

   「做了同一節目十年,個人感受也想歇一歇。長江後浪推前浪,我霸佔了這個言論平台好久了,應該給其他人有機會試一試。」

   鄭經翰說,如果他留下來,他很難七.一不叫人上街,很難9.12不叫人不投票給保皇黨。但他堅信,群眾的行動是自發的,不是受煽動的:「我好相信,沒有鄭經翰,今年七.一依然會有好多人遊行,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取得選票數目會大勝。我走了,那些人沒有藉口,但民心所向,一定好清楚。」

跟商台請假請至年底

   鄭經翰表示,他封咪後會與家人周遊列國去旅遊,年底會去一次九寨溝,但一定不會參選立法會。至於何時恢復開咪?會不會恢復開咪?鄭經翰搖搖頭說:「暫時未有決定。唯一可說的是,我跟商台請假請到年底。」

   商台營運總裁蔡東豪接受本報查詢時回應,鄭經翰封咪屬個人意願,並非商台施壓。他又強調《風波裡的茶杯》換了主持,不代表商台會轉:「電台節目是點點滴滴、日積月累的。我希望你明日聽聽、後日聽聽,聽聽我們有沒有轉恁C我想都沒想過轉恁I」

十年回顧

   人稱「大班」的鄭經翰:九五年二月在商台開咪主持《風波裡的茶杯》,一做九年多。他的節目長期收聽率第一,賣點是他天不怕、地不怕,罵盡官商名流和保皇黨,因此被批評「有佢講,有人講」。臨別在即,鄭經翰承認,他有時都覺得自己罵人罵得不公平。

   「有些人我是不敢罵的。涉及黑社會、一些令我覺得生命受威脅的人,我是不敢罵的。所以,我有時都會覺得對董建華、對孫明揚、對李嘉誠不公平,為甚麼你單單罵他們,不罵某某跟某某還有某某,我不敢囉!」

與董建華沒有再接觸

   近期政制風波,他便甚少在節目批評與他私交甚篤的政務司司長曾蔭權。記者問他,是否顧及友情刻意不批評普蔭權?

   他笑,「朋友,送他一程囉!他還以為自己有機會(再上層樓)呢!」

   他這樣總結:「我和很多官員都有溝通,我不覺得這是甚麼一回事。我不去吹風會,但大家可以吃頓飯,由我付鈔,或者你請一次、我請一次。董先生第一屆任期,我們都有見面,但後來有人不滿,說罵政府便有飯食,他有壓力,我們現在沒有接觸。」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