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莊子》隨筆

 HOME

 

信  報  July 21, 2004

 

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終身不解,大愚者終身不靈。 

    

莊子有句話很有啟發,他說:「 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終身不解,大愚者終身不靈。」 

        前兩句話不難理解:一個人能知自己不足,其實已有了進步及提高的契機。當年有一位年輕的記者對筆者說:「我的新聞觸覺不夠強」,他能留意到這個問題,並認為自己不足,正說明他已超出同輩,果然如此。

        敢說自己笨的男人,一定不會太笨;敢說自己長得醜的女人,一定不會太醜,即使真的不好看,她敢公開承認,不可小看她。因為敢於正視問題本身,就是一種力量,就是一種信心。

        日前本欄講實事求是,很少人敢面對現實的,經常欺騙自己的,非別人,而是自己,我們的心就是天天自欺最大來源,編織種種謊言,造成種種羅網,去掩飾去解脫去陶醉自己,一方面是無明的恐懼,一方面是無盡的掩蓋。就如女士化妝一樣,當你不化妝一小時不敢上街時,病已很重了,不是相貌,而是內心的病,一種真實與虛偽無法平衡,一種自卑與得意同時俱在,一種失落與獲得均不知所措的病態•••。

        我們真的迷惑及愚昧,往往是終身不解的,終身不靈的。為什麼,因為我們根本看不到,不明白,我們自以為是,以假亂真。生活中有很多這樣的例子,這要自己觀察及參悟。